您现在的位置:→ 易装文学 → [原创]三八节变装旅游趣记


三八节变装旅游趣记

作者:小鸭呱呱
首发中国变装www.zg-bz.com

拖着疲惫的步子,终于回到家了。把行李往床上一扔,赶紧把身上文胸、丁字裤脱下,泡了一个热澡。准备美美地睡上一觉。虽睡意绵绵,但几天的经历却像一杯浓浓的咖啡冲进大脑,精神又亢奋起来,顾不上舟车劳累,写下这篇游记。

一生中想做女人,特别看到三八节女人们那疯狂劲,放假啦、收红包(三八节补贴)啦、旅游啦,更想做女人。
天公作美,真让我做了一次女人。
领导慈悲,三八前准备安排本单位的“三八”们去湖南湘西张家界溜达溜达,为体现领导对妇女的关心爱护,特派我为“党代表”,全权负责她们财务总管和跑腿工作。同事们笑我得了一个美差,带着一班姑娘大嫂周游世界,享受三八待遇,你说是不是美差!
既然作了女人,就要有做女人的思想和物质的准备。思想上,将全心投入到女性世界中去,和她们打成一片,体会、观察女人的生活,把这次旅行作为一次变装实践之旅;物质上,我作了充分的安排,特地从商场买了一件粉红色的乳罩,和一条红色丁字裤,一套女人内衣,再带上一套连衣裙以及一些变装用品。我想,只有我一个男的,肯定一个人住一间房,有足够的机会和空间玩变装,我决定此次旅行不坐飞机坐火车,一定要坐卧铺,还冠冕堂皇地宣称为单位节省资金,此举受到了领导的好评,其实醉翁之意他人不知,只有我知。于是,临行前我就穿上全部女性内衣,并打算穿到旅游结束,彻底过足变装瘾。
一路上,那些风景如画,那些嬉笑骂俏都不去说了,单说说变装旅游的乐趣,略记下几段花絮。

火车隆隆响,我和大姐小姐们坐在卧铺床上打扑克,以消渡无聊的时光。玩得正起劲,肩膀上的文胸带过长,老往下掉,怪不舒服的,只好伸手进衣服拉正,如此几下,旁边一位大嫂说:“干吗动来动去的”,我装作瘙痒状,说;“***,火车上的跳蚤真多”。他们也跟着说,是呀是呀,公共场所,很不卫生的,我身上也可能有跳蚤,好痒啊,紧接着,她们也像感染似的,全身到处搔痒。我心里乐得哈哈大笑,也只好强忍着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看他们痒痒。
入夜睡觉。旁边床上躺着那位被单位人称为叶子媚的姑娘,年纪不大,只有19岁,模样还过得去,胸部发育非常茁壮,一走起路来,两只奶子晃荡晃荡的,惹得单位那些gg们直咽口水。如今,她仰躺着,两座山峰一起一伏,波涛汹涌,发出少女微微的喘息声。如此近距离挨着mm睡觉,而且是个漂亮的小姐,令我浑身不自在。我非好色之徒,但是个变装之尤,我想,何不乘此机会,当着mm的面也来变装一番呢。于是,我从行李包拿出两只回力球塞进文胸里。顿时,“欲与天公试比高”的豪情快感从心底涌出。
这几天天气回暖,爬上张家界天子山,已累得冒汗,游客们个个脱下外衣。我不敢,那红色的文胸提醒我,千万不能脱,男人大丈夫宁肯热死,说不脱就不脱,否则,一脱就要出名了,我的高大形象顷刻就像911世贸双子塔倒下来一样。尽管全身被汗弄得粘粘糊糊的,但张家界的秀丽风景使我忘掉了一切。
那天,坐公共汽车往黄龙洞方向开,正昏昏入睡间,突然,一个游客说掉了钱包,内有1000元。有游客说,大家不要乱,也不要乱怀疑,到派出所去,弄清情况再说,在征得大家同意后,司机掉转车头就要开走。我心里暗暗叫苦,天哪!如果派出所一个个全身搜查或翻行李包检查,我的女儿身岂不大白于天下。正当我欲哭无泪时,那湖南的司机觉悟就是高,不但高而且相当机灵。他停下车,对大家说:“派出所离这里有两炮远(20里),我看这样好不好,大家闭上眼,我数10下,大家挣开眼,谁拿了钱包,就往前面扔,不要耽误大家的时间,也给拿钱的人一个机会,大家说好不好!”大家鼓掌说好。按照司机说的,那钱包果然被扔在车头上。 嗬,满车的人都欢呼起来。对司机竖起大拇指。我差点把脚趾都竖起来了。
大家平时看见做女人挺好,丰乳肥臀啦,涂脂抹粉啦,穿漂亮衣服啦等等,正是这些,给女人增加了不少麻烦。这次变装出游,我就深感做女人的不易。单位那位姓吴的肥妹妹,突然“长江发洪水”急忙间没带卫生巾,弄的满裤腿挂满了鲜花,狼狈至极,女人们一路上拿她开玩笑,还拿我开心,要我去替她买卫生巾。说实话,讲变装,满足一时的心理需要倒可以,但要长期这样真是活受罪,我身上这次由此至终都带着文胸,穿着丁字裤。时间一长,文胸带勒得胸前发闷,丁字裤把两块肥臀磨得红红的,火辣辣的痛,磨裆啊,走起路来一拐一拐的,发誓来生不做女人。想一想,自己才几天就受不了,人家女人们一辈子就这样过啊!还要生孩子,过生死关,还要来月经,多呢。所以建议大家男人们要多疼痛你的母亲、姐妹、老婆、女儿。给多点关爱和了解,不要限于三八节这一天。
一天晚上,入住湘西大酒店,本以为一个人居住,便大胆地把丁字裤文胸脱下来洗,洗完,晾在卫生间。正准备随睡觉时,突然,那位男导游说房子紧,要入住我的房子。哎呀,这可怎么办!没任何拒绝的理由,又不好收起那晾出去衣物,水淋淋的又往哪放呢,只好听之任之了。幸好那位郭姓导游是个开通的、很健谈的人士。他见此只是谈谈一笑,还说他也是个CD.,也经常变装。我问他有没有上变装网,他说工作忙很少上。我叫他注册《中国变装》网,并把我的小鸭呱呱账号告诉了他,以便和我联系。但愿郭导游能看到这篇文章。

写下这篇游记时,已过了三八节。三八节过去不过去倒无所谓,在我心中,每天都是三八节,但愿天下妇女们也是,但愿社区的姐妹们也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