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易装文学 → 变装俏老师


变装俏老师

引子

又一个明媚的早上来临了,我从睡眼惺忪中清醒过来,懒洋洋地从床上爬起来,走到窗前,拉开窗帘,一道明媚的阳光射进来,照在我的睡裙上,映照出婀娜多姿的身材。我走到落地镜前,慢慢脱下睡裙,任它滑落在脚下。镜子里出现了一个青春可人的裸体女孩,柔顺的长发,娇俏的脸蛋,弯弯的柳叶眉,水汪汪的大眼睛,挺拔的鼻梁,粉红的双唇,我打量着镜中的倩影,目光移到她的胸前,骄挺的双峰随着呼吸一起一伏,粉红的乳头娇艳欲滴,再往下看,是只有18寸的纤腰,目光再下移,哎呀呀......我不禁皱起了眉头:我最讨厌的就是这里了,是他破坏了我女儿身的阴柔美,虽然经过八年的激素治疗,那东西已经变的很小了,小到几乎可以隐藏在阴囊里,但我还是很不满意。我从床上拿起表哥从国外帮我买回来的乳胶阴道穿上,顿时,小峰变成了小山谷,那谷周围长满了茂盛的小草。我脸上露出了娇媚的笑容:这才是一个真正的我!

我穿上属于女孩的内衣,走到洗手间,很自然的蹲下去小解,这是我21年来一贯的姿势,我不能忍受站着的粗鲁的姿势。梳洗完毕后,我从衣柜里选了一件素色的连衣裙穿上,穿上丝袜,换上粉白的细带高跟鞋,镜中出现了一个纯情的披肩长发女孩,这就是我!我随意把长发往脑后拢拢,背上小坤包,拿起教本轻盈的下楼去,骑上自行车往学校赶。

早上的空气多清鲜!走进校园,一路碰上学生,不断向我问好:“杨老师早!”我柔柔的还以一个微笑:“早。”亮丽的早上,亮丽的心情,亮丽的我!

上完第一节课,我迈着轻盈的步伐回到办公室,静静的坐着,慢慢抿一口清水,看着桌面上放着的紫薇的照片,心中一动,托起腮帮出神......“晓婕,干啥了?若有所思的,唔,一定是在想着谁了?哎呀!是谁让我们的小美人心思思了?说,要不,我挠你胳肢!”旁边的开心果邹莹捅捅我,我转过头,用手把风扇吹乱的头发撩到耳后,微微一笑:“没啥,在想着刚才那节课呢!”邹莹不依,伸手要来挠我,我可不会让她得逞,先下手为强,我趁她不备,先挠她的胳肢窝,邹莹忍不住哈哈大笑了起来,“嘘!一点也不文静!象个小燕子似的疯丫头,没个姑娘样,让男同事见了多难为情!”我逗她。“是啦是啦,我是小燕子,你是紫薇,我疯你文静,行了吧?没有小燕子的疯,那能衬出你紫薇的文静?”邹莹仍是一副大大咧咧的样子,我无奈的摇了摇头:唉!这疯丫头,真拿她没治!邹莹凑上来,俯在我耳边,悄悄说:“小美人,又在想你的计划了吧?甭想那么多了,慢慢赚够钱再说吧,迟做早做还不是一样?反正你现在比我还漂亮。”邹莹说着有点妒忌了,“其他人又不知道你的真相,我可是拿你当真姐妹看的哦!”我搂着她的肩膀说:“是啦!好姐妹,我们十多年是好姐妹,往后还是好姐妹!”说真的,我还要真的谢谢她,是她,为我保守着这个秘密。


我的童年跟别的男孩子没有什么差别,同样是喜欢爬树、打仗、玩水等等。只不过我的样子生得比较秀气,皮肤永远也晒不黑,声音也是非常的娇嫩清脆,性格上比较文静,但男孩子的天性在我身上还是一一显露出来,谁也不会想到往后的日子会发生什么变化。读到五年级的时候,那次六一节文艺汇演,学校要求各班出一个节目,我们班决定出一个女声二重唱,可是班里的女生只有邹莹的音乐天分、声线比较好,音乐老师把其他的女生筛来筛去也难以确定,后来,不知是她灵机一动,还是昏了头,反正她把另一个人选落在我头上。当时我真的很难接受,我可是一个男孩子哦!叫我扮成一个女孩子上台唱歌?不行,太羞家了!我一个劲儿的摇头。

音乐老师找到我,恳切的说:“晓杰,现在真的很难选人,你的样子比较秀气,声音又嫩,扮起女孩子来蛮象的,你是一个上进、热爱班集体的孩子,相信你一定能把这个任务完成的很好,况且,也就是扮演女孩子表演唱歌而已,又不是叫你一辈子扮女孩子,男孩子干么忸忸捏捏的?大方一点,勇敢一点,为班集体争取荣誉回来!”

我想了一想,也就是,这有什么大不了的事吗?于是,我点头答应下来。在近一个月的时间里,我和邹莹在音乐老师的指导下练唱,进步很快,互相配合得很好,老师也非常满意,说这次一定能拿冠军。正式表演那天,我穿了一件粉红色的连衣裙,头上戴上小饰物,化了淡妆,邹莹穿一件粉绿色的连衣裙,老师直夸我比邹莹还漂亮,害得邹莹直嘟嘴。

那次表演获得了全场最热烈的掌声,我们班获得了冠军。我和邹莹那个高兴劲儿可真的没法说!在领奖台上,我俩情不自禁的拉起手又跳起舞来,音乐老师见了直摇头,笑着说:“你看,这两个孩子,那得意劲儿,不过,他们也蛮象一对姐妹花的。”旁边的老师问:“这个女孩子是谁呀?怎么好象没见过的?是最近才转学来的吗?”音乐老师和我俩笑的弯了腰,音乐老师好久才喘过气来,说:“你真的不认得他啦?他是晓杰啊!”旁边的老师瞪大眼睛:“什么?他是......晓杰?哎呀,你看他,多象一个女孩子!一点都看不出来!原来你们班还有这样的秘密武器!”

那次表演之后,我和邹莹成了知心好朋友,课后无话不谈,这时我发觉,原来女孩子之间凑在一起可以有这么多话说,这比我们男生强多了,气氛轻轻松松的。不知是不是我的心态比较柔弱,天生有点女性化,反正我觉得和邹莹她们在一起觉得很开心,好象自己也是她们一份子,她们也不把我当外人,有零食吃余我的一份,做游戏也叫我参加,小学毕业前夕的那段时间,我觉得过的特别开心,就连一些男同学嘲笑我说我专扎女人堆、“娘娘腔”,我也不在乎了。有几次,邹莹都不无妒忌的对我说:“晓杰,你虽然是一个男生,可是你长你比我还漂亮,我真怀疑是不是你老妈把你生错了。”我说:“我也不知道啊,有时候我也觉得自己做一个女孩子比较合适,那样可以跟你做姐妹了。不过,我觉得做一个男孩子也不错啊!我可以做你的哥哥保护你!”“臭美!我年纪比你大耶,你要做我的弟弟或妹妹还差不多,让我来保护你!”那时侯,还没听说过变性手术这回事,只是把变男变女这些事当作日常的闲谈话题,抬抬杠而已。

小学的日子也就这样平平淡淡的、在小伙伴的嬉闹之中过去了。毕业以后,我和邹莹一同考取了县的重点中学,又被分在同一班。那一年我13岁,同龄的女孩子有的已经开始发育了,邹莹也出落的越来越漂亮了,这时候的男女同学之间好象避忌着什么,交往突然之间淡了好多。有几次,我跟邹莹说话,她的眼神都好象有点慌乱,脸色通红通红的,我觉得很奇怪,问她她只是羞涩的摇摇头,不回答我。

不知为什么,我看到邹莹穿在身上的衣裙,看到她那耳边垂下的发脚绒毛,看到她日显散发出的青春期女孩的气息时,我的心并不慌乱,也不会耳热心跳,我心里只是好象有一种异样的感觉,这种感觉我对邹莹也没有说过。我只是隐隐的觉得,要是我也留一头飘逸的、柔顺的长发,要是这些衣裙穿在我身上,我一定会比她更漂亮。这种想法萦绕在我的心头,却之不去。一种想当女孩子的念头渐渐在我的心里滋长,但是,我也明白,这是根本不可能的事,男女是天生的,怎么可以改变呢?整整一个学期,我都失眠了,学习成绩也下降了。


一个学期的时间非常难熬,每日,我都在这种性别边缘的煎熬之中痛苦的过着。期末考试之后,我的成绩由班中前三名跌到了四十名后,我一下子惊呆了,精神一下子崩溃了。我从小就是个要强的孩子,我不能容忍自己的学习滑坡。寒假里,我失去了往日的欢声笑语,变得沉默了。我一直在反思,我试图挥却那种令我精神恍惚的念头,我揪自己的头发,我捶自己的胸脯,可一切无济于事。一天,我在同村的小丽处借到一本《读者文摘》,突然看到一篇文章《变性人自述》,讲的是英国的杰恩 莫里斯由男变女的故事,我的血液一下子沸腾起来:原来世界上真的有变性这回事!!!我迫不及待地把文章读了又读,翻书的时候激动得连手也在不停的颤抖。直到现在,书中的大部分章节我还记得。从那篇文章中我知道了由男变女的过程,我的心不停地在呼喊:我要变性!我要做一个女孩子!我应该是一个女孩子!上天!你为什么不把我降生为女孩子?我是一个农村的独生子,父母比较宠爱我,我的要求父母总会答应的,所以当时我天真的想,父母也一定会同意我变性。但我还没敢明目张胆的提出来,吃晚饭的时候,我试探着问:“爸、妈,你们喜欢有一个女儿吗?”“要是有一个女儿,儿女双全,那当然喜欢啦,女儿比儿子还孝顺,女儿是妈的小棉袄,老来懂得疼父母。杰儿,干吗这样问?难道你还想妈妈给你生个妹妹?唉,妈不是不想,只是妈有病,不能再生了。”妈妈疼爱地说。我默不做声,心里却在窃喜,我在心里暗暗说:妈,你放心,你一定会有个女儿的,她一定会很孝顺你们的!
我开始寻找让自己变性的方法。按照书上说的,第一步首先要服用雌性激素,让自己的身体向女性化发育,我必须赶在我的青春发育期来临之前就要强制身体朝女性化发育。我到书店查阅了医学书籍,知道了有一种雌性激素是已烯雌酚,我马上到药店一气购买了十瓶回来,说明书上说每次2片,每天3次,我想要加大剂量才行,于是每次服3片。这样连服了十多天,寒假过去了,初一第二学期开学时,我发现我的身体悄悄发生了变化:皮肤变得更细腻了、白皙了,乳房开始涨痛,乳头周围颜色开始变深了。我悄悄的体会着一个女孩子在青春期身体发育时心里那种有点欣喜又有点慌张的感觉,精神上也慢慢放松了,我不再感到烦躁了。但是,服药的副作用反应也让我觉得难受,常常会感到胸闷、反胃,想呕吐,有时会有点头晕,但为了不前功尽弃,我硬是咬咬牙挺了下来。那段时间真的很辛苦,有时上课精神也会恍惚,我为了把成绩冲上去,比别的同学多下了一倍的苦功。

三个月过去,十瓶的雌性激素服完了,副作用的反应已经基本消除了,我欣喜的发现,我的乳房已经涨鼓鼓的,形成了圆锥型,围差已达3cm,这令到我的精神得到莫大的鼓舞,我以饱满的热情投入到学习中去,并又买了十瓶激素回来继续服用。邹莹对我这一学期的变化感到很奇怪,但她并没有问我,只是常常投来询问的目光,那目光之中含着一种关切、鼓励,我还隐隐感到一种说不清的感觉,我也回报一种坦然、自信的微笑,并没有向她说过什么。期末考试,我的成绩又跃到了班中第三名。

放暑假了,我又回到了农村的家里,我一直不间断的服药,也勤快地帮爸妈干家务活,爸爸妈妈对我的变化也感到很奇怪:这孩子以前都是饭来张口、衣来伸手的,今儿怎么了?我不知是服用激素后身心都女性化还是什么的,反正心思显得细密、敏感多了,我觉察到父母的疑惑,但没有解释什么,只是冲他们笑笑,女孩子嘛,就应该多体贴父母,做父母的贴心宝贝。总的来说,父母对我的变化还是感到很高兴,我们一家三口快快乐乐的过着融洽的日子。

但是好境不长,不幸降临到我的头上。8月初,由于妈妈病发严重,爸爸带着妈妈到省城去求医,在半途上汽车发生了特大交通事故,爸爸和妈妈永远离我远去了!噩耗传来,我怎么也不能相信!我不相信我亲爱的爸爸妈妈会扔下我不管!他们亲爱的女儿还没有孝顺过他们,他们怎么能丢下我呢?这一定是一个玩笑!但现实是无情的,县城的表哥来到我家,捧着骨灰盒,凝重的、真确无误的告诉我,亲爱的爸爸妈妈的确离开了我!我一直强忍着的泪水终于流了下来,我不能抑制自己,放声大哭起来。一连几天,表哥都在陪着我,当我哭泣时,他没有劝我,只是把大手放在我的头上和背上,轻轻的抚摸着,给我一种无形的力量。要知道,那一年我才14岁,要一个14岁的孩子去承受痛失双亲的悲痛,那多难啊!

过了一个星期,表哥跟我说,让我跟他到县城去生活。我一个孤儿,无依无靠,简单收拾了点行李就跟表哥走了。所幸的是,姑父姑母都十分疼惜我,把我当成亲生孩子一样,让我感到一丝找到家的感觉。


在悲痛之中熬过了暑假,新学年又开始了。表哥考进大学念大一,我升上了初二。我收起悲痛,暗下决心,在新学期里,一定要再接再励,争取好成绩,为在天国的父母,也为自己,我还要继续我的女儿计划,以慰父母在天之灵。这时候,看看周围的男同学,已经开始发育了,进入了变声期,喉结增粗,而我,因为已服用激素半年多了,还是细皮嫩肉的,声音还是保持着清脆的童音,或者说,也是在变音,不过是朝着女性的方面发展,胸部发育得如同同龄的女孩子一般,挺胸走路时,胸部微微隆起,和别的男孩子总是不一样,因此总会惹来一些人异样的目光,我才不在乎呢!不过,要是还好象初一的时候那样住校,生活上总有些不便,我总不能在男同学面前显露我的女儿身,一起洗澡或什么的吧?幸好,这学期我可以住在姑父家,这样为我的变性计划提供了极好的保障。

一个月过去,我的心逐渐平静下来,勤奋学习,身体也在一天天发生着变化,姑父姑母也没有发现什么,日子过的平静极了。一天放学后,邹莹突然羞涩的递给我一封信,然后脸红红的跑开了。回到姑父家,我拆开一看,心里涌起一种无名的感觉。信里说:

晓杰:

从小学起,就与你一起生活、学习,那时侯我们真的玩得很开心,我记得最深刻的是与你一起扮演姐妹花,是那一次,让我们俩成为知心朋友,那时侯我们无话不谈。现在想起来,多么怀念小学生活啊!升上初中以后,不知为什么,男女之间的界线为什么分得那么清楚,我们再不能象以前那样无拘无束的交往!现在见了面,我都不敢与你打招呼,我怕同学笑话。晓杰,最近你是不是有什么心事?上学期我发现你老盯着我出神,你知道,作为一个女孩,我的心真的感到很慌乱,是不是你恼我不跟你说话啊?还有,这学期开学初时,你的情绪很低落,能告诉我吗?我可以为你分忧吗?说实在的,我多想象小学时那样啊。现在的你,在我的心目中,永远是那么的优秀、出色,虽然你年纪比我小,可是你长的越来越英俊了,我觉得你象我的哥哥一样,我永远都是那么的仰慕你。我写这些东西,好象语无伦次,你是不是觉得我好傻? 永远的知心朋友 邹莹

看完信后,我的心久久不能平静,我的心态是女儿的,凭着敏感,我感觉到邹莹信中所表达的含义,可是,我怎么可能去接受这一份纯真的、圣洁的、永远也不可能属于我的感情呢?况且,我们现在还都是初二的学生呵!躺在床上,我陷入了久久的沉思之中。我该怎么办呢?拒绝她?岂不是太伤她的心了吗?告诉她真相?我该怎么对她开口呢?一连几天,我都在苦恼之中。

我没有给她回信。以后几天,好几次目光与她相碰,她都带着一种热切的、期盼的、欲言又止的神态,每当这时,我的心就嘭嘭的跳,我不敢正视她的目光,只好慌乱的低下头去,余光瞟她一眼,我发现她脸上充满着失望。“邹莹,对不起啊,我不是狠心拒绝你,而是我......我永远也不可能承担这一份情感,你所付出感情的对象和我所付出感情的对象应该是同类的,我怎么样才能够让你明白呢?两个女孩,怎么可能在一起擦出火花呢?”我在心里暗暗说。

那时,班上的男同学除了佩服我的学习成绩好以外,所有的男生活动都不安排我参加,我也落得轻松,我才不想跟他们在一起呢!好象踢足球一样,弄得满身臭汗,好讨厌!还有,练得一身腱子肉,多可怕啊!课间,我总爱静静的在课室里温习功课,一边看书,一边感受着身体变化给我带来的愉悦,尤其是胸部的变化,常常令我油然而生一种身为女孩的陶醉。晚上洗澡的时候,我细细地端详着镜中的身影:那是一个发育得多么完美的少女的娇躯啊!经过近一年的激素催化,胸部隆起两个可爱的小包包,显得整个身躯玲珑有致,一跳起来,小包包随着颤动,那种感觉令我脸热心跳。而下面那个小东西,显得越来越小了,用手抚摩它,感到冰凉冰凉的,一点反应也没有,听说,男孩到了十三四岁,常常会勃起,并且会有一种兴奋的感觉,但我从来没有试过这样的反应,我不禁为我的没有反应而高兴起来,我是一个女孩,才不要那些令人恶心的反应呢!洗完澡回到房里,我又拿起软尺量量胸部,哇!围差已经达到5厘米了!我高兴得在床上打起滚来,不小心碰倒了一个花瓶,“砰呤”一声,门外传来姑妈的声音:“晓杰,干嘛了?”她一边说一边敲门,我吓得一边穿衣服一边慌乱地应道:“没,没什么,碰倒一个花瓶而已。”姑妈开门进来一边收拾一边嗔怪地说:“傻孩子,小心一点嘛!”我冲她做一个鬼脸,姑妈笑起来:“老调皮,真不明白你,房间硬是要布置得象女孩子的闺房一样,可人怎么那么爱动!”“好好好,我就不爱动,端端正正的坐着,够文静了吧!”我一本正经地坐好,板着脸孔,忽而又冲姑妈再做一个鬼脸,姑妈无奈地笑着,摇摇头,一边走出去,一边自言自语:“这孩子,宠惯了,一娇起来特象个女孩子。”


由于胸部的变化太明显了,我不敢穿太紧身的衣服,总是穿一些比较宽松的衣服掩盖突起的胸部,还好,除了有个别同学有一点点异样的表情以外,其他老师和同学都没发现什么问题。一天下午搞课室清洁,女同学负责抹窗,男同学打水拖地。邹莹见上半格窗很脏,就站到桌面上去抹,当她欠身抹的时候,突然一个重心不稳,“啊”一声尖叫从桌子上猛地摔下来,正巧我提着半桶水从桌边走过,说时迟那时快,邹莹猛地伸出手,扯住我的上衣,稳住了身子,只听“啵嘶”一声响,我的纽扣被扯掉了,露出了雪白的、比较丰盈的胸脯,邹莹的手在我的胸前划过,留下一道红红的印痕。邹莹象被电击了似的,目光盯着我柔软的胸峰,惊呆了......
  说时迟,那时快,我的动作也非常迅速,迅即扯住松开的上衣,遮掩住胸部。幸好,其他同学只顾着摔下的邹莹,没有发现我的秘密。我发现,邹莹眼里闪过一丝疑惑、恐慌,泪水顺着她苍白的脸颊流下来。她无力地坐回座位,头伏在课桌上,肩头一耸一耸的,她在无声的抽泣。我也无力地坐回座位,呆呆的,我不知如何向邹莹解释,这原本就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我伤了我最要好朋友的心,我伤了一个对我极度仰慕的、已届青春期的、心中正朦胧萌发初恋情愫的女孩儿的心!我觉得头脑一片空白。
  一直到放学回家,我都用手扯着上衣遮住胸部。躲回房间里,我把脸伏在被子上,无法控制地抽泣起来。直到姑妈来叫我吃饭,我才换了一件衣服出去。姑妈见我脸色苍白,眼睛红红的,关切地问我受了什么委屈。我再也忍不住,扑到姑妈身上大哭起来......不知过了多久才停下来。姑妈抚摸着我的头发,关切地说:“傻孩子,别哭,啊,心里能有啥大的委屈!哭一场就过去了。来,吃饭吧。”
  吃完饭后洗澡,我对着镜子仔细端详着镜子里已具雏形的少女娇躯,用手慢慢抚过洁白细腻的皮肤,隆起的小巧的乳房已可盈盈一握,粉红的乳头骄傲地挺立着,乳尖上挂着水滴,如初晨莲花蕊中的露珠,晶莹剔透。我让水从脸颊流下,顺着颈流到乳尖,露珠变成了水线流到脚面上,那种感觉酥酥的,痒痒的。我轻轻的原地跳了两下,乳头跟着微微震颤,水滴上下飞溅,那种酥酥的感觉更强烈了,原来身为发育中的处子感觉是如此的奇妙。我不禁羞红了脸。再次仔细端详镜中的自己,我觉得心里慢慢平静下来,对,我要大胆地告诉邹莹,我要做个女孩儿,我本来就是一个女孩儿!相信她一定能够理解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