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易装文学 → [转帖]领班丽人自传

[转帖]领班丽人自传

首发:zg-bz.com
作者:ziqun
本文为<紫裙飞扬>的续集.

一、进入酒店工作

2002年秋,我就要走出校园了。汹涌潮水一般的各地毕业的大学生,尤其是计算机专业毕业生比比皆是。进入IT公司的幻想彻底破灭。偶然发现,还有一个小酒店也找我们计算机的学生,工资不高,刚进取才1500,好像没人愿意去。想想酒店工作应该不太累,我欣欣然去应聘了。
原来他们要的是酒店网络维护技术员。这个简单,酒店里的计算机就那么几台,经过面试,很轻松的击败了几个大专生,我终于找到了工作。
我们的酒店在上海金桥,久悦酒店。到了宿舍,我发现我们这里只有女生宿舍,酒店让我和一个新来的男孩在酒店附近合住一间,我和几个新进来的领班一起进行培训。我们几个(2男5女)一起进行了一些为期一周的简单的迎宾,化妆,仪态培训。看到他们几个女孩子总是开心的姐妹相称,打闹,真想也和她们一起打成一片。
工作开始了,我在IT经理手下工作。由于网络刚建好,还有很多需要完善的地方,非常忙碌。不过很有眼福,天天看着美丽的女孩,还能时常和领班姐妹们聊天。有时候,看着那些亭亭袅袅的女孩,真是很羡慕,希望自己也能够漂漂亮亮的。
日子就在这开心忙碌中不知不觉地流走了。

二、回到酒店宿舍
2003年春节过后,上海房价猛涨,房东不愿意再以这么低的价格租给我们酒店了。我们IT经理陈经理和分管保障的杨经理找到我们两个技术员.
陈经理说:“小徐和小章啊,你们租的房子本来就超过了酒店的标准。现在房租又涨了300元。酒店的宿舍还有很多空房,我和杨经理商量了一下,要么你们自己出这后来增加的300元,要么你们回到酒店宿舍来住。”
“可是酒店只有女生宿舍啊?”小徐问道
“那是酒店宿舍,并不完全是女生宿舍,只是里面都住了女的,所以大家叫它女生宿舍的。”
“可是上厕所呢?那里只有女厕所啊?”我心里有些暗喜,觉得可以和那些美女住在一起,一定很开心。但是还是有些担心。
“这个,你们那层的厕所你们也可以用啊,而且宿舍的厕所每个位置分隔的挺好的,小心点就没有关系了。”
我和小徐对视一下,我想到能够白天黑夜看着那些美丽的女孩,心里暗暗得意。还装着很无辜的样子:“那看来我们只有搬回宿舍了?”
“那小徐,你呢,也同意了吗?”
“我,那好吧。”
于是我们搬进了酒店宿舍。酒店宿舍就在酒店后院内,6层楼,一楼是酒店的洗衣房,我们住在2楼楼梯口右手第一间,卫生间洗脸间和化妆间在楼层的最左边。酒店的领班姐妹们都住在二楼左手边。二楼右手边还有几间是经理们午间休息或值班用的,不过没有男经理的房间。3楼四楼是迎宾和餐厅部门的女孩,五楼六楼是客房部和后勤的女孩和阿姨们。
那几个一起进来的领班姐妹们很热情的给我们参观介绍了卫生间和化妆间,啊,也就是二楼有化妆间。听者领班们的介绍,我有些紧张,有些兴奋,还有些开心。


三、四姐妹花和双菲儿
我和小徐是轮流值班的。东西收拾好后,小徐就急忙去值班了。我和几个休息的领班姐妹们:菲儿,云云,康康和芳姐一起在菲儿和云云的房间里聊天。芳姐是客房部的,已经工作了2年了,其他三个都是和我一起进酒店的,都在餐饮部作领班。她们四人是我们酒店有名的四朵姐妹花,也是我和我关系最好的几个女孩。芳姐是大姐,菲儿是二姐,云云是三妹,康康最小。我比菲儿小一个月,因为名字叫志飞,她们也时常叫我飞儿,尤其是我和菲儿都在场,她们会故意大叫菲儿,开始我们都一起应,大家于是哄笑起来。这下,云云在和我们说,我们的两个菲儿都在这里了,我应该搬出去,让两个菲儿住一起。我们俩都不好意思地说:“瞎说。”突然,我们想到了什么,“噢,你是想和小徐...?”我和菲儿几乎同时脱口说出来,发现对方再说,有同时停下,大家一场哄笑,“你看你看,她们多有默契。”云云说道,“菲儿啊”我和菲儿同时抬起头来看着她,大家又是一顿哄笑。芳姐说,“现在两个菲儿都在,我想,你们以后表情语态上要尽量一样,这样我们酒店就有双菲儿了。”我觉得挺好玩的,菲儿也觉得也挺有趣。于是她们三个给我俩培训语音腔调及神态。“菲儿”“诶~”我和菲儿一起嗲嗲的应到,声音腔调柔柔美美的。
第二天,经理和我正在调试,突然,云云带着菲儿过来,说“菲儿”“诶~”我条件反射的和菲儿一起嗲嗲的应,突然觉得不对赶紧捂住了口。云云和经理也笑了,云云对经理说:“我们酒店的双菲儿怎么样?”经理笑着说,“挺好挺好。”于是双菲儿的名称传遍了酒店。我和菲儿同时在场的时候,总是有人叫:“菲儿”我们也就同时同声嗲嗲的回应,大家于是开心的哄笑。


四、可爱的云云
我和小徐共同的话语越来越少,有时候还觉得和他住一起真是沉闷,还不方便。我每天都和四姐妹一起打闹,还好我们都是同一个班次的,可以从上班一直打闹到下班。
光阴就这样飞速逝去。云云总是喜欢拿我和菲儿开玩笑,晚上下班的时候,总是说,“双菲儿,夫妻双双飞回来。”菲儿总是羞涩的一笑。晚上躺在床上的时候,我总是想:“她们四个的魅力,芳姐成熟,菲儿羞涩,云云天真,康康总是幻想浪漫,要是能够和她们四人就这样开心生活下去就好了。”想来想去还是云云最可爱。
这天,我们几个回去路上,云云走在我和菲儿中间,看看,把我推到菲儿边上,说:“双菲儿飞回来喽!”我一下抓住云云的小手,“你瞎说,打你。”云云甩了一下没甩掉,笑着说,“有人非礼啦。”大家于是哄笑起来:“云云被菲儿非礼了!”我也抓着云云的手轻轻打了打云云的头:“云云被打了。”费儿和康康把我们推到一起,云云没站稳,晃了一下,我急忙去扶她,不小心碰到了云云的胸部,软软的。云云脸噌的一下就红了,甩开了手。“对不起,”我急忙说,“没事”,“哈,你们还在客套,”“是不是要出一个飞云的传说?”菲儿乘机起哄。“你又瞎说。”云云看来也很羞涩啊。


五、非典时期化妆和仪态培训
眼看春天到了,我们几个正盘算着一起出去玩。突然,四月中旬,非典的紧张气氛笼罩了全国。政府要求取消一切出游和聚餐。我们酒店的生意也大受影响。酒店要求大家共渡难关,取消了原本计划的出去春游和原定的加班奖。另一个班次的两个领班辞职回家了。康康调到另一个班次了。酒店给大家安排培训,菲儿和云云参加化妆和仪态培训。芳姐参加了管理培训。她好像是准备替补经理。IT陈经理让我和小徐自己选培训项目。小徐想去看一下电气方面的培训,陈经理就让他自己去电控、供水部门去看看。菲儿和云云一定要我陪她们一起去培训。她们还特意问我们经理,陈经理说,他没问题,问我自己。我也好想和她们在一起。于是,拗不过她们,我就向经理申请了化妆仪态培训。
四月下旬,我们开始了化妆仪态培训。培训就在酒店进行。每天是上午两小时的仪态培训,下午两小时的化妆培训。
第一天上午,老师先总体讲了一些要求,强调了纪律,说明,这里有很多走姿、立姿、神态、仪态的培训。要求大家能够在培训高跟鞋、旗袍、一步裙、长裙的时候穿好衣裙过来。如果没有特别要求通知的话,要求大家按自己的岗位穿好衣裙过来。一律是酒店中跟鞋,领班和财务是西装套裙,迎宾是旗袍,其他服务员是古式衫裙。“那我呢?”我脱口而出,“你也一样。”“老师,就让他和我们领班一起穿套裙。”云云急急得说。“老师,不行啊,这怎么行?”“这怎么不行,培训要有培训的样子,你以后培训就和领班一样来穿。”“好耶,好耶,”云云在一边起哄,“现在就去换吧。”“今天就算了,明天要按照领班要求穿好过来。”我心里有些开心还有些怕怕。开心的是,我本来挺羡慕女孩的,穿着漂亮的裙子,现在我也可以穿漂亮的裙子了,而且可以方便的和姐妹们一起了。怕怕的是,穿裙子不是嗲嗲的回应那么好玩,是比较彻底的女性化,一旦穿上裙子,以后就很难脱下,我怕我走上完全女性化的道路。算了不管了,培训要有培训的样子啊。而且看来,云云和菲儿都挺高兴的。


六、修眉化妆
下午是化妆课,我怕又惹出什么事端来,对云云和菲儿再三强调,不要再起哄了。化妆郑老师先介绍了一下化妆培训的内容和目的,说,培训最终要求大家能够适应不同场合下进行化妆。当然老师一下就看到了我,说:“志飞,你过来参加化妆培训,不错,但是既然是培训,就要和其他人一样严格要求。”而后,郑老师介绍了一些基本化妆理论,什么搭配、技巧,修饰。老师说,化妆能够让任何人变得美丽,最后给大家进行化妆示范。她让大家谁自告奋勇上来做示范,结果,大家又叽叽喳喳推举我上去示范。老师沉吟了一下,说,也好,我们把志飞化妆成美女吧。反正都培训了,上去示范就示范吧。郑老师第一步说,“他的眉毛太浓,需要修淡一些,最快捷的方法就是直接刮去一些。”“老师,这不好吧?”我抗议到。“没什么,今天不修,明天培训的时候还是要修的”老师给我刮淡了修细了些“这样可以让脸蛋柔和一些。我们等会给他化个活泼点的彩妆”而后,老师给我打了粉底,描了眼线,打了淡黄色的眼影,老师介绍到,这样淡黄色的眼影,是典型的俏皮妆。让我打了玫瑰色的口红。最后,在用定型水帮我梳了俏皮女孩发行。完成后,我站在那里,大家都说漂亮。云云说,“可惜今天他没有穿裙子,那么漂亮的脸蛋和衣服不协调。”“是的,美丽是一个综合的感觉,现在让他站在台后,只露出个头,大家都会说是美女,可是走出来,就有些不伦不类了。志飞,下次上课最好和菲儿他们一样穿领班的套裙,否则,化起妆来,总是怪怪的。”“老师,那我上午也要穿裙子,下午也要穿裙子,我不成了女的了吗?”“上午的仪态培训你也参加了啊,那刚好下午也就继续裙装阿。”
终于结束了第一天的培训,云云说:“菲儿,你这样挺漂亮的,让芳姐看看。”“不行,我要去洗掉妆。”于是我到水池边冲洗了脸蛋。当晚,我和四姐妹一起吃饭,菲儿和云云说了今天培训的不少关于我的故事,芳姐和康康笑得出了眼泪。而后,芳姐说,“菲儿啊,你明天就要开始穿裙子了,开心不开心?”“不知道,有些烦,觉得怪怪的。”“噢,对了,明天你的裙子还没有准备好,不过我们姐妹几个身材都差不多,随便谁的你都合适,让菲儿给你一套先,可以吗?”“我才不呢,让云云给他一套。”“干嘛拉上我,双菲儿当然穿同一套裙子。”“不行,是飞云。”“好了,都别闹了,你们俩明天帮他化妆打扮,我明天帮他领两套领班的套裙和鞋子。”
晚饭后,芳姐和我去找主管我得陈经理,芳姐说要帮我申请领两套领班的套裙和鞋子,“早就应该给他套裙了,他身材那么矮小,也只穿得到套裙。每次他领工作服都弄得后勤挺头疼的。哦,菲儿,你今天好像看起来有点像女的,才培训一天就有效果?”“今天被老师修了眉毛了。”“噢,是啊,我说和平时不一样。”
当天晚上,小徐也发现我修了眉毛了。我就简单的说,我被老师抓去示范了,所以眉毛被修了。我没有和他说我要穿裙子的事。
半夜,我的心总是碰碰乱跳,谁不着。想着以后怎么办,想着以后会越来越漂亮,还是挺开心的,想着以后会越来越女性化,还是挺害怕的。就这样迷迷糊糊的。
我穿上了裙子,和四姐妹一起出去,我门五姐妹一样的打扮。我对云云说,“亲你一下。”“不要嘛,共同场合,***。”“不是***,我和你有点不同。”“什么不同,”“下体有些不一样。”“真的吗?”“当然真的,”我撩起自己的裙子,发现内裤里面平平的,急忙脱掉内裤,没有了小棍棍,只有小洞洞。“你都穿裙子,当我们的姐妹这么久了,怎么还可能有棍棍?”“可是,我不知道什么时候消失的。这怎么可能,这,怎么办。”我急了。一着急,我就醒过来了,原来是个梦。

七、第一天裙妆 三胞胎姐妹

第二天一早,早饭后,云云和菲儿拉着我到了她们房间,“菲儿啊,我们来给你打扮了,”“真的一定要穿裙子吗?”“那是,你不是经常想和我们一起姐妹相称吗?穿上裙子后,你也是我们的姐妹了。”我看到她们把胸罩、女式内裤、女式衬衣、长袜都拿给我,“不就穿裙子吗?怎么胸罩也要戴?”“那不戴胸罩怎么行,你想就穿条裙子,上身平平的,怪怪的,很难看的,听我们的。”想想也是,可我心又不甘“能不能不要啊?”“乖妹妹,听话,乖乖换上吧。”菲儿亲了我一下。我陶醉了。于是,我脱下了衣服,就剩下内裤,“就这样可以了吗?”“内裤也要换,那你转过去换内裤吧。”我转过身,飞快的换上了女士的内裤。好紧啊,内裤里的东西想动,但是被内裤压得动不了。我突然喜欢这样的内裤,喜欢这种感觉的了。之后,她们就帮我戴上了胸罩,里面放了两双丝袜冒充胸部,再穿上连裤袜的时候,我有一种女**觉包围了我,而后穿上了衬衣和西装套裙。就第一次完完全全换上了女装,很激动。我们三人一起抹了淡红色的口红。我们三人一起站在镜子前,一样的妆容,一样的套裙,一样的身高,就是我的头发短一些。这时芳姐在外面敲门:“双菲儿,云云,好了吗?”“好了好了,”云云打开门,“芳姐,四妹,你看,这是我们的新姐妹。”“不错,双菲儿长的很像,看起来像双胞胎。”“还有我呢,”云云也站在我们一起。“你也很像啊,你们是三胞胎吧?”是啊,我们三个有带点瓜子脸型,修了一样的眉型和一样口红,在加上一样的打扮和姿态,当然就很像了。“芳姐,那我以后成为你们的姐妹了,”“是啊,你是我们的新姐妹,你不愿意吗?”我点点头。“那我们五姐妹怎么称呼呢?重新排吗?”“不用了,双菲儿差不多大,我们已经想好了,他叫二妹,或者新二姐,这样我们就是大姐、二姐、二妹、三妹、四妹五姐妹了。”云云说到。“不对,菲儿和云云也差不多,应该是他应该是三姐,云云是三妹,”菲儿说到。“菲儿,别闹了,就二妹吧,这也和双菲儿相对应。”芳姐说到,“好了,要去培训了,你们俩照顾一下二妹啊。”
我们走出了门,我怎么觉得今天空气不一样啊,好像特别的清新,刚想迈大点步子,腿就伸不开了碰到裙子了,身子晃了一下。云云马上扶住了我,“这个千金大小姐,走路也要人扶。”我吐吐舌头,“人家还不适应嘛。”“二妹,走路步子要小一些,另外,两个腿并得拢一些走路,这样空间大一些。”菲儿告诉我道。“这样吧,我们三个人调节一下步调,以同样的步调走路。”我对她们俩说到。“好啊。”于是我们三人一起碎步前行。双腿并拢走路,腰肢自然就有些扭动了。以前我总是欣赏女孩扭动腰肢走路,一边看还一边说她们风骚。结果,现在,我自己扮成女孩,也扭动腰肢走路,还被别人欣赏。
一路上,酒店的同事纷纷和我们打招呼,说都说我扮成女孩漂亮,我们三个像三胞胎。
仪态课,老师也说,“志飞啊,你还是穿裙子漂亮,你看,我们酒店现在有了三胞胎姐妹。这样我们上课也自然。”我也和酒店的女孩们一起进行了仪态培训,仪态课结束后,陈经理和芳姐过来找我,陈经理说,“菲儿,你真漂亮啊,还有两个红颜知己相陪,真幸福。”“陈经理,你就别开涮了。什么事情啊?”“是这样的,我们帮你申请了领班套裙,以后你上班也可以穿套裙来了,”“哦,这只是培训啊。”“没关系,套裙是酒店的制服,当然你可以穿来上班的。好的,你先和阿芳去领套裙吧。我还有事,先去忙了。
”“那好,陈经理再见。”说完,陈经理就走了。
芳姐说:“是不是你们三胞胎要一起去。”“是啊。”我说,“芳姐,我有些内急。”“芳姐,我也有些内急”。“啊,你,云云,你和他一起去吧,他也应该用女厕所了。”于是我和云云一起上了厕所。应该是我第一次上女厕所吧。我觉得女厕所有些清香,还有补妆台。挺好的。
我们四个来到物资部,物资部的人都说,他怎么能穿男装呢?就算是男的也应该穿套裙的,你看这样多漂亮。我领了两套套裙和衬衣、中跟鞋。
中午吃饭的时候,好像整个酒店都知道了。不过,好像都说我们三胞胎很漂亮。
下午,化妆课,老师也叫我们三胞胎一起做示范了,说,你们三人,花一样的妆容,会让别人觉得更相像,这样就是几个一样美丽的人在一起美丽,更有魅力。化妆课结束的时候,小徐过来找我,他也恭维了我几句,说,他怕不方便要搬走了,刚好他哥哥也跳槽到上海金桥了,他和哥哥在附近租了房子。我说也不用这么急啊。他说,本来计划下周搬的,现在全酒店都知道你扮成女的了,我怕对你对我都不好,所以下午就开始搬了,晚上再搬一些,剩下的下次再拿。我想了想,也好。”不过你是应该穿裙子,我早就感觉到了,而且你这样是很漂亮。”“小徐,就别胡闹了,不就混口饭吃吗。”
化妆课结束了,我不顾她们俩的反对,飞快卸妆,取下胸罩,脱了裙子。换上裤子,来到办公室值班。陈经理说,“我们部门的美人怎么扮成男的了啊?”“陈经理,你就别开玩笑了。”“好吧,随你把,不过你愿意穿裙子来上班也没关系的。”
晚饭的时候,大家看我换回了男装,都说,不像男的,你还是穿女装比较合适。我只好装作没听见。姐妹们还是怂恿我穿裙子。但是我说,我不能老是穿裙子,否则喜欢穿裙子,我怕会心理慢慢女性化,以后会想变成女人。“变成女人有什么不好,你看我们这样不是很开心吗?”云云说到。“可是我变成女人,会没有后代的。”“那可以先让菲儿帮你生一个啊。双菲儿再生个小菲儿。”“去去去,云云,你帮他生一个,生一个小飞云。”“好了好了,你们三胞胎就别闹了,二妹自己想穿什么就穿什么吧。”
晚上,回到房间,小徐已经基本搬完了。菲儿和云云要我还她们套裙。就一人一套把我的两套衣裙都抢走了。真是无赖。过了一会,她们又送过来一套裙子,包括胸罩和内裤的。她们问我“你知道你今天穿得是谁的衣服吗?”“全套衣服都是一人的?”“虽然我们俩衣服都是混穿得,但是特意为你挑了完整一套的。今天穿得是一个人的,这一套是另外一个人的。”“让我想想,今天我穿得是云云的,”“为什么?”“嘻,因为我知道你们的胸罩式样是不同的,我认得你们的胸罩。”“你,真色。”“对的吧。”“噢,以后你穿谁的衣服就要听谁的话。”“那我穿菲儿的西装和胸罩,再穿云云的裤袜和裙子呢?”“那就把你破成两半”云云说到。“不行,那就都要听。”菲儿补充道。“好了好了,酒店都知道我们三胞胎了,也没有分的那么细了。”
也许是昨晚没睡好,也许今天累了。当晚,我很快就入睡了。谁的很沉很香。

八 职业女性
都穿上裙子了,反正大家都知道了。在接下来的日子里,我也就直接裙装了。
五一期间,轮到我们休息了,酒店还是没有什么生意,从老板到各个员工,大家心情都不好,谁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够度过这非典的阴影啊。这天,我和菲儿、云云三人上街散心。来到了服装店,云云要帮我选一条裙子。我说,不用了,我也不是以后一直这样生活,陪你们培训好以后,我还要换回去的。“那你的内衣和睡裙总要买的啦,你总不能老是赖我们的内衣啊。”“那,好吧,就买两套内衣,我们三买三条一样的睡裙吧。”“好啊,好啊
。”我心里还是怦怦乱跳,这是我给自己买胸罩内裤。还好,老板娘很欢迎我们几个,也总是夸我们穿这个漂亮,穿那个也漂亮。废话,老板娘当然说我们怎么样都漂亮了,我才不信呢。最后,我挑了两个白色的胸罩,红色的内裤,我们一起买了三条紫色碎花连衣睡裙。
回来的路上,遇到一个小孩,他一直追着我们:“姐姐,行行好,给点钱吧?”我们装作没看见,继续走,他一直追着我们,而且都开始动手动脚的,向拉着我的裙子。云云和菲儿也停下来,我蹬了蹬脚,“你烦不烦呀。”“阿姨,行行好吧”我怕久留,引起路人注意,从小包里拿出5毛钱,“好了好了,快走吧。”小孩终于离开了。
菲儿说:“二妹啊,你刚才嗔怒的样子好可爱,要是我是男的,都要被你迷倒了。”“没有吧。”“那个小乞丐可是大饱艳福了。”“噢,难怪,乞丐总是要缠着职业女性,是不是因为穿套裙走不快,而且也不好太发作。”“那不穿套裙会好一些吗?”“我们这样年龄和这样打扮的,就是换连衣裙,乞丐也一下就看出来是职业女性,没用的。”
之后的几天,职业女性这个词一直在我脑海里回旋。我知道,实际上,我这些天是作为职业女性在工作和生活。

九、结束培训,恢复中性
整个培训,几乎就是完全女性化的历程。我越来越喜欢女装了,也越来越害怕了。我怕的是这些日子太开心了,这样,我会完完全全心理上变成女人,今后将怎么收拾呢?我把自己的想法和云云菲儿说了,她们说,让我作为女人生活也挺好的啊。但是,她们也不知道我将来应该怎样。毕竟人生,除了姐妹以外,还有父母、婚姻、家庭等。我暗暗下了决心,培训结束后,非到万不得已,不再穿女装。并和四姐妹说,我希望她们还和以前一样对我,云云说,“也好啊,你不穿裙子了,我们也还当你是姐妹。”
芳姐也对我说,“还是按照自己的想法去做吧,毕竟,你和我们其他姐妹不一样,将来如何,如果你愿意穿裙子,我们也欢迎你。不愿意,也没关系。”
五月下旬,为期一个月的培训要结束了,大家要进行简单的舞蹈表演。我想,这天应该是我最后一天裙装了,也是我们三胞胎最后一次完全相同的打扮了。我今天把下体压得非常紧,胸部也垫的高高的。我们三一起穿着旗袍走上了舞台。我总觉得我们的旗袍开衩太高,我也总觉得大家的目光都注视着我。反正大家都见过我穿裙子了,也不在乎这么一次。我有些不好意思,也硬着头皮表演下去了。风吹过来,我总觉得我的内裤被暴露了。终于表演完了。我们要上去和化妆老师、仪态老师和总经理握手致意。
两个老师向总经理介绍说我们就是她们教的三胞胎,是培训课上最活跃的三个。总经理典着肚子说,“不错,都挺漂亮的,是我们酒店的名片。”“其中,志飞是男的。”“你是男的?这么漂亮,真看不出。”总经理也夸了两句。
终于结束了培训。我回到了房间。我最后欣赏了一下漂亮的自己的旗袍装。我怕,再不脱下以后就脱不下了。咬咬牙,脱下了旗袍。看着陪伴了我一个月的胸罩和连裤袜,觉得自己还是有些魅力的。轻轻打了一下自己一耳光,真是的自己发骚。就只剩下女式内裤了。算了,反正在里面,而且挺合身的,不换了。我找出来男士的衬衣,怎么觉得这么大,不舒服。算了,还是穿中性的吧,这件也不花哨,也没有花边,不是很女性,感觉还好,挺合身的。长裤,我本来也大多是中性的。稍微带点女式也无所谓了。袜子,还是肉色的短袜吧,长袜是不能穿了。鞋子,男式的尺码太大了,还是继续中跟黑皮鞋吧,这也比较中性,而且个子可以显得高一些。
我这样走到云云菲儿房间。云云说,“美女,你脱了裙子更有风韵了。”“怎么,我这可没有纯女式的服装啊。”“可是你的脸蛋阿,还是浓妆艳抹啊?”噢,我忘了卸妆。卸妆后,芳姐和康康也进来了。她们让我转一圈,看看我这身打扮怎么样。菲儿说“菲儿啊,你从背面看,完全就是个女孩,从前面看,就只有这里不像女孩。”说着,指指我的胸部。“没有那么夸张吧?”云云说,“当然没有那么夸张了,你现在看起来,就有些女扮男装的味道。”芳姐和康康也说,是有些女扮男装的味道,不过这身打扮还是挺合身的。

十 美丽的夏天
告别了裙装的日子,我回到了电脑部门。陈经理说:“章小姐,你今天打扮好像不太对啊?”“怎么了?”“你不穿裙子了?”“培训结束了,当然就不用再穿了,不行吗?”“噢,有些不习惯了,你可是我们部门第一美女。”“乱说,我有不是女的,穿裙子只是培训需要。”“你这样子还是挺像女孩的,以前好像没有这种感觉。”“她们也这么说,可能是眉毛修了吧?”我的眉毛还是细细的,这可是培训前后最大的面部变化,也正是这细细的眉毛,有时候还下意识的抛媚眼,勾勒出柔媚的脸蛋。“也许吧。我们酒店的网络也完善的差不多了,你的事情不多了,你可以自己去别的部门看看,例如餐饮部啊,你们不是三胞胎姐妹吗?”
之后的日子里,陈经理也时常开玩笑叫我章小姐。我还是保持中性的服装,我也时常被陌生人称为小姐、女孩。我除了晚上穿睡裙以外,也没有再穿裙子。穿睡裙,我对姐妹们的解释是,方便啊,一套就行了,而且在宿舍内来往方便。酒店生意还没有恢复,领班虽然有空缺,也没有继续召人。我是时常跑到餐饮部去玩,陪云云和菲儿看看,她们忙得时候也顺便帮帮忙。我好像通常都被客人称作小姐。算了,我也习惯了,无所谓了。
我越来越喜欢护肤了,夏天到了,我喜欢清清爽爽的感觉。我和姐妹们一起使用日霜、晚霜、洗面奶等,我还用了脱毛膏和绝毛霜。我的脸蛋更加白嫩了,我的双腿也白皙光滑了。
日子一天天的热起来了。姐妹们开始穿凉鞋了。我开始羡慕女孩的生活了。我才不喜欢那些尺码又大,样式又难看的男式凉鞋呢。可是好像没有什么比较中性的凉鞋,我和姐妹们一起买了一双黑色的女式凉鞋,我怕太女式了,还是不敢穿。姐妹们都说,“你既然喜欢穿凉鞋,那就穿阿,大不了恢复裙装啊。”“我就是怕回到裙装,所以才不敢穿的。”“看来你还是喜欢穿裙子的。”“没有啊,可能有一点点吧,算了,还是不穿的好。”

十一、 海滨泳装,海风吹拂裙摆
六月下旬,天气很热了。我们五姐妹想去海边玩。
我想去海边,当然要游泳了,她们一定要我带泳衣去。我也不想穿泳裤,从我戴过胸罩后,尽管我的胸部没有变化,可我也不愿意在男的面前暴露我的胸部。我也就答应了,里面穿了泳衣,外面套了长裤,她们四姐妹还都穿了一条淡蓝色的连衣裙,不过也给我带了一条淡蓝色的连衣裙。
下午四点我们出发了,乘公交车,到三甲港已经是五点多钟了。太阳已经偏西了,海边人还是很多。我们五姐妹到海边的游泳池里,游泳,打闹,惹得很多男士注目。还好,大多数男的都是带了家里人来的,不敢多和我们搭讪。有两个男孩问我们从哪来的,我们不管三七二十一,一阵水对他们猛泼,他们吃了不少水,我们也故意顾左右而言其他,引开话题,他们最后还是没弄清楚,不过已经被我们灌的(有嗲嗲的撒娇,也有泼的水)差不多了。
大概一个多小时了,我们累了,都擦干了身体。穿着泳衣躺在海边的草地上沐浴着海风和太阳。好惬意阿。那么多女孩躺在一起总是瞩目的。
云云先穿上了裙子,我看见海风吹着她的裙摆,突然觉得好浪漫,好美丽啊。我问云云:“好漂亮啊,感觉好吗?”“感觉很好啊,你也带了裙子,也可以穿起来感受啊。”“好啊,”我毫不犹豫同意了。
海风吹起了我的裙子,好浪漫的感觉,好美好美。
我们一排五姐妹,一起站在海边,面对大海,海风吹着我们裙子,海水是淡蓝色的,天空是淡蓝色的,我们的连衣裙也是淡蓝色的,我感觉我们就要融入这大海中,融入这海天一色中。时间仿佛在这一刻凝固了,我们沉寂在在这淡蓝的幻想中。
这天,我想我们五姐妹,五条淡蓝色的连衣裙,成为三甲港傍晚最美丽的风景,这也是我感受到最深的裙子的美丽和欣喜。

十二、成为领班
三甲港之行,让我充分领略了裙子的魅力。我越发迷恋裙子了。和姐妹们在一起的时候,我也对裙子的话题很感兴趣。云云和菲儿说:“菲儿啊,你那么喜欢裙子,就和我们一起穿裙子好了。”“那样总不好吧。”我总是这样回答。
其实,我知道,大多数时候我被认为是男的主要因为我的胸部。我也想漂漂亮亮的,可是现在要在漂亮一些只能在身材上变化了。我挺羡慕她们几个的曲线。我自己的胸部也有一点点隆起,那是我以前用美容产品的副作用。我知道,我只要戴上胸罩胸部的曲线自然会出来。
也许我的想法太多了,我也有时候看着姐妹们的胸部发愣。看着云云和菲儿的胸部,还有那透过衬衣的细细的肩带,我也不知道是喜欢呢还是羡慕。她们也有时候被看得不好意思。这天,还是我们三姐妹在场的时候,云云终于忍不住了,问:“菲儿啊,你最近怎么老是盯着我们的胸部啊?以前你可不是这样的。”“没有啊。”“别推了,到底怎么了?”“我,我只是觉得挺漂亮。”“是不是羡慕我们啊,还是你也想拥有曲线?”“没有,不,没有的事。”“没关系啊,你也是我们的姐妹,我当然知道你是怎么想的了。”“真的没有。我真的觉得你们胸部挺有魅力的。”“嘻,没有也好。不过你这么漂亮的姐妹戴上胸罩一定能够增加不少姿色的。”“你们别乱说了。”

酒店生意真好,非典才过了两个多月,七月中旬生意就飞速恢复了。餐饮部人手严重不足。其他酒店生意也非常好,培养新的领班也要一段时间的培训。酒店于是想到了我受过完整的领班培训。芳姐和副总经理找到我,想让我转到餐饮部。“菲儿啊,我们想让你要餐饮部当领班,”“这个,可是我想我不应该穿裙子。”“你知道领班的要求穿裙子的,而且你还挺合适的。”“但是我真的不敢穿,我可以做领班,但是不想穿裙子。”副总经理看看芳姐“阿芳啊,你看呢?”“我觉得应该尊重菲儿的意见,先不做要求,让他先过来帮忙。”“那好吧,你愿意到哪个班呢?是不是阿芳那个班”“当然是了,那有芳姐、云云、菲儿,最好几个姐妹。”“我也同意。”“那好吧,下周你就调到餐饮部。”
哈,我现在可以整天和姐妹们在一起了,而且能够和姐妹们一起工作,我挺开心的。我也可以分享姐妹们的酸甜苦辣了。

十三、领班生活
虽然我到酒店已经一年了,也整天和领班姐妹们在一起,可还从来没有当过领班。2003年七月21日,我第一次作为领班出现了。
我不想穿裙子上班,那太女性化了。可是我常常被别人认为是女人,我希望自己能够让别人看我漂亮,而且像女扮男装,这样即使穿帮了也没有关系,我是没有穿纯女装嘛,只是长的有些像女人而已。
我打了点粉底,穿上黑色女士的西装,感觉还不是太女性,那就好。再穿上黑色中性的长裤,及黑色的中跟鞋。哇,我整个成了小黑人。不过我们领班的标准服装就是黑色的套裙,我就是把裙子换成了长裤而已。姐妹们见了我这样的打扮,说:“一看就像女的,我看你的长裤还是改成裙子比较协调。”“你们别胡闹了。”云云说“我敢担保,你这样上班,没有人会认为你是男的,”“云云,你又瞎说了,”
我站到了餐厅里,战战兢兢的,不知道顾客会把我当成女的呢还是把我当成怪人?果然,顾客们都称呼我“小姐”,一开始我还用带点中性的声音应答,后来慢慢的都改成嗲嗲的女声了。菲儿和云云还故意在大厅里叫我“二妹,快过来啊。”我都没有办法了,看来我只有当女孩了。后来,附近的一个顾客叫我“先生,帮我看看这个菜。”我没有反应过来,还是嗲嗲的回答“什么菜啊?”“对不起,小姐,没什么,”他转过头去对另外一个人说,“我说她是女的吧。”
终于结束了第一天的领班生活,好像所有的顾客都认为我是女的。我真的被姐妹们完全同化了吗?
晚上,芳姐找我,说还是感觉我穿裙子比较自然。我说“不行啊,我不习惯穿裙子啊,穿裙子不方便啊,我也不敢穿啊,我想先熟悉一下领班的工作再看。”“那,穿裙子也没关系啊。”“不行啊,我今天出了那么错,先熟悉一下,下次再说好吗?”“那,也好,你先熟悉一周,下周再说。”

十四、美丽的曲线
第二天,我还是一样的打扮,来到餐厅做领班。这下,我整个中餐期间都是嗲声嗲气的,我也渐渐觉得就应该这样说话。
好容易到了下午休息的时候,菲儿说:“二妹啊,你看起来还是有点怪怪的,我觉得,你应该带胸罩的,衬托一下曲线,这样会自然很多。”“那不是变成女的了吗?”“那你现在难道谁会认为你是男的?”“我自己...”“去去去,菲儿,别自欺欺人了,我也觉得你应该带文胸,是有些怪怪的。”云云也起哄。“那,我...”“好了,我们现在去就陪你去换上。”于是,我们来到了宿舍,我戴上了胸罩,罩杯内部垫了些柔软的东西。这次戴上文胸,感觉和三个月前完全不一样,那次是为了培训,感觉有点像是演戏。这一次,我感觉拥有了胸部的曲线,穿好女衬衣及女士西装后,菲儿和云云都说这样自然一些,我也觉得自然一些,好像本来就应该拥有胸部曲线。完了,我现在居然也感觉戴着胸罩是自然的,不戴胸罩是怪怪的。
晚餐服务的时候,芳姐看到了我,微微笑笑,“二妹,你漂亮多了,挺好。”“还好。”我不好意思地稍稍做了个含胸的姿势。“不要害羞,勇敢挺起胸脯,自然漂亮一些。”“嗯”。
晚餐期间,好像顾客们打量我的目光比昨天多了好多,也有人会凝视一下我的胸部。云云鼓励我:“别紧张,相信自己是漂亮女孩。”我还是很紧张的很吃力的工作。终于,客人慢慢散去了,我长长舒了一口气。
晚上,云云和菲儿要我明天和她们一起去染发。我的头发本来就有些长,自从非典仪态培训以来一直没有剪过,现在头发是有点乱的中短发,刚盖过脖子。我也想把头发弄得整齐些。
第二天早晨,我们仨来到金扬路的理发店,我们要求都染成栗色,拉直的中短发,带点韩风。拉直,染发真是慢啊,我都快没耐心了。云云:“菲儿,美丽当然要有些耐心啊,再等一会就好了。”我只好默默的幻想我做好头发后会多漂亮。终于我们仨基本同时都做好了,我也拥有了栗色的直发,甩甩头发还会柔柔顺顺的。我觉得好美丽好开心阿。


十五 再次裙装
我发现,我成为领班以后,整个生活都在迅速的女性化。我喜欢化妆,把自己打扮得漂漂亮亮的;我喜欢看着自己的胸部,画出美丽的女性曲线;我下班后就换上睡裙,在宿舍区来回晃悠。我甚至有些希望自己早日穿上裙子工作了。姐妹们也在积极鼓励我的这些变化,她们总是赞许我更漂亮了,也总是要我穿裙子和她们一样的工作。3日晚上,芳姐和云云、菲儿、康康再次要求我明天穿裙子上班,这一次,我终于点头答应了。
2003年8月4日,天气晴好。我一早起来,穿上了套裙和丝袜,感觉心情特别不错。感觉化妆也特别细致。菲儿见了我说,“二妹,今天特别漂亮嘛,是不是去约会啊?”“哪啊,不是一样的吗?”“二妹,这样才是我们的领班姐妹啊。”我于是穿着裙子开始上班了。我们的一步裙要求我们走路步伐都很小,我想这让我自然就走出了碎步吧。站着的时候,上次仪态培训发挥作用了,我习惯性的将两腿并拢,这样个子显得有些高挑,我发现裙子里腿并在一起的感觉挺好。
我总感觉这次穿裙子和几个月前培训时候感觉有些不一样,我觉得上次好像有些牵强,不自然;而这次,我感觉有些水到渠成,而且我还有一种感觉是,我这一次是要加入女性队伍了。想到这一点,我还是有些迷茫和担心。算了,不管那么多了,就这样混吧。

谢谢大家的支持。
我要说明几点:
1.实际上,领班丽人本来就是紫裙飞扬的续集,中间隔了几年上大学的时间。
2.领班丽人时间太短,从非典到现在也就是1年多时间,最终就是一直写到目前而已。
3.所有我写的文章,都没有备份,希望论坛能够帮我保留。
4.整个大故事轮廓大家应该有些清楚,但是,人物、时间、地点等的衔接不好。什么时候有空的时候再整体编辑一下,将文章都润色,增加逻辑性。
5.紫裙飞扬是2001年五一期间开始写的,五月份两周内写的差不多的。由于情节越来越少,要创作情节,这篇写的会比上次慢一些。好文章不是一天能够写完的,希望大家谅解。

十六 玫瑰之约
那天我当班的时候,居然在收银处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是小徐——我原来的室友。我调到了餐饮部以后,忙得团团转,已经很久没有见过IT部的老同事了。现在突然见到小徐,倒真有点又惊又喜。小徐虽然搬了出去,但还在IT部工作,今天是过来帮收银处修复电脑系统的。
小徐听见我的声音,回过头来愣愣地看着我,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是的,现在的我穿着黑色束腰的西装套裙,胸部双峰高耸,栗色的直发衬着秀丽的脸庞,完全是一副美丽的白领领班丽人模样,再没有一点刚进酒店时那个小男生的痕迹。
我问小徐:“好久不见啊。你现在好吗?”小徐的脸忽然红了,转过头去敲键盘:“恩,还行。”我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刚好菲儿在叫我:“二妹,快过来啊。”我就说:“哦,我有事要过去,你先忙吧。”小徐忽然转过头,低着头说:“我、我已经交了辞职信了,今晚想请几个朋友吃饭,你也来吧?”他的声音好低。我有些吃惊,不过还是说:“好。”小徐如释重负,说:“那晚上6点,在玫瑰房等。”玫瑰房是我们中餐厅的一间包房,小徐选择在消费比较高的本酒店包房吃饭,看得出他很看重这次告别,对酒店也还是很有感情的。
我知道小徐似乎一直有种怀才不遇的郁闷,而且他在酒店朋友不多,要走并不奇怪,但听到这个消息还是觉得比较突然。但我担心的是,IT部里基本都是男生,我该以怎么样的装束去面对我的旧同事们呢?虽然以前也在他们面前化妆成女孩,但毕竟是上班,不属于私人空间,现在一起吃饭,该不该穿女装呢?我把我的担心告诉了云云,云云说:“怕什么?你现在是我们的领班姐妹了,当然应该穿裙子去,而且要打扮得漂漂亮亮地去。如果你怕只有你一个女孩,那我和菲儿陪你去好了,顺便看看有没有帅哥。”她调皮地眨了眨眼睛。

十七 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
傍晚我和菲儿云云去到玫瑰房。我们都穿着亮丽的裙装,菲儿给我的嘴唇染上了一抹浓浓的玫瑰红,云云非要在我的鬓角点了一些银粉,她们说这是晚装,玫瑰之约嘛,总要把自己打扮成一朵娇媚的玫瑰。
小徐看到我们仨,好象有点不大自然,说:“哦,三胞胎又重出江湖了。”我想起仪容化妆培训时,我们仨被“册封”的“三胞胎”称号,不由得觉得有点害羞。云云说:“怎么,不欢迎吗?”小徐说:“当然欢迎,美女驾到,求之不得啊。”云云说:“是啊,‘君子好逑,求之不得’。”菲儿接着说:“求之不得,辗转反侧。”小徐有些尴尬地笑了。我也甜甜地笑了,我发现我笑的时候,小徐一直在看着我。
一起吃饭的只有另外三个同事,小徐居然连陈经理也没有请。不过也是,反正他都要离开了,也不用再看领导们的脸色。那几个小男生拼命地灌小徐的酒,小徐心情很差,几乎忘记招呼我们几个“求之不得”的美女,只一个劲地埋头喝酒,来者不拒。
小男生们也不时在嘴上占点小便宜,我也被迫喝了几杯,但幸好小徐是主角,他们也还没有喧宾夺主。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八点多了,看着小徐他们喝得差不多,我们仨也提出回去。小徐送我们到宿舍楼,菲儿云云走在前面,我和小徐并肩在后。到楼下,我回头正准备叫小徐不用送,小徐忽然凑上前,在我的嘴唇上吻了一下。我猝不及防,一下子怔住了。只听见小徐的声音在我的耳边悄悄说:“如果你是个女孩,我会爱上你的。”
这一夜我辗转反侧,却不是因为“求之不得,辗转反侧”,嘴唇上仿佛还遗留着小徐那温柔一吻的气息,那是同性的气息啊,可是我为什么一点也不反感和恶心,甚至有一点甜丝丝的感觉?虽然我敢保证自己绝对没有喜欢小徐。我真的彻底成为了一个女孩了?可是摸摸蕾丝小内裤,鼓鼓囊囊的,随时在提醒我,我终究只是个假女孩。看来我在女性的道路上是越走越远了。怎么办呢?
过了几天,小徐果然走了。又过不久,芳姐被调回了客房部并正式升为见习经理,芳姐请我们几姐妹在中餐厅吃了饭,鬼使神差地居然也订了“玫瑰房”。我不由想起小徐那微妙而动人的一吻,忽然充满了自信,原来自己是这么美丽和富有魅力的女孩,为什么要迷茫呢?其实,生活可以更美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