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易装文学 → 我很好色


我很好色

作者:白梅


  我很好色,在我四岁时。
  有那么一天,我躺在我那小床上,睡眼惺忪地看着刚进门的父母。父亲抱着才一岁
的妹妹走进来。我突然睁圆了眼睛:妹妹身上竟然穿着一件先前我曾经一定要爸妈给我
做衣服的花布做的小花衬衫。我没有再像先前一样缠着父母要这块花布做的小衬衫。我
只是在心里暗暗地伤心,为什么我得不到它...
  以后的日子里,经常会梦见自己穿着漂亮的花衣服,在草地上,在花园里,在小河
边...

  我很好色,在我还是小学生的时候。
  我喜欢和女孩子们在一起玩,喜欢和女孩子们讨论花花的糖纸,喜欢用剪刀把花纸
剪出漂亮的窗花,喜欢女孩子们的玩耍:跳绳、跳皮筋、甩竹踢子。上图画课,临摩一
幅《女少先队员》,数我画得最漂亮。真的是很奇怪,所有的女童声歌曲,我都喜欢哼
唱。那时的女孩子都喜欢和男孩子一样当英雄,于是在经常开展的打仗游戏中,我总是
被对方的女战士们压在地上,那感觉真的是好爽。
  那一年,我上小学四年级。

  我很好色,在快要小学毕业时。
  五年级,在一次游泳池更衣室里换衣服时发现了第一根阴毛,同时也发现了头发里
的第一根少白发。我立刻慌了,不敢和父母提这件事,但小伙伴们知道了,把我好一顿
嘲笑,怎么发育这么早。心里真是压抑得慌。那时也是到处翻书看的年龄,翻到几本旧
画报和一本父亲早年就放在家里的轻工产品说明书,没事时便经常翻看。我发现画报上
照片中的那些旗袍和高跟鞋非常漂亮,让我有一种说不出的喜爱。我像找到了金矿的牛
仔一样欣喜若狂,翻来覆去地看着这些美丽的图画。时间久了,就凭着印象中的几款现
在看来很一般的款式,用了图画课上练出来的本事,在一张纸上生生地引申出了几十种
想象中的高跟鞋。
  那时对我真是金色的年华呀,虽然我只能将那张纸藏在书橱最隐秘的地方。

  我很好色,在中学里。
  文化大革命把几乎所有的孩子都进行了彻底的改造,我也不例外。白天扣紧了风纪
扣,正襟危坐,嘴里嘟嘟囔囔,批判着作风腐败、生活糜烂的走资派;晚上回到家就迫
不及待地打开收音机,等待着《红色娘子军》的开播,期待着那些美妙的线条快些随着
令人心动的乐声而款款到来。闲来无事时,便与伙伴们一起,借口大批判的需要,到处
去找那些被批判的“毒草”,在批判的名义下,细细地品味着这些“毒草”散发出来的
奇香、令人难舍的甜蜜和挥之不去的动人光芒。其它时间里,除了看书,就是把母亲的
旧衣服翻出来,找出最令人心醉的几件旗袍,穿在身上,对着镜子孤芳自赏。
  这样美妙的经历,一直维持到离开上海,去了边疆。

  没有机会再好色了吧?还是好色。
  冬天农活空闲时坐在炕上,趁没有其他人时,拿出自己藏着的一块布料,比划着裁
了一件自己设计的服装。想起来真是有意思,那件衣服的款式竟然和前些时候在转贴图
片中看到的“现代旗袍的演变”一模一样!用了接受再教育时练就的针线活儿,好歹把
这件衣服做出来了。穿在身上的感觉甭提了,用现在的话来说,就是:爽!
  那些年,靠着这些零零乱乱的好色行为,好歹度过了我的青春期和青年时代。

  我知道我没法改了,只能继续好色。
  八十年代,家里住房不宽敞,只能借住在学校里。真是天赐我也,晚上学校没人,
大门一关,全是我的天下。在那里,我第一次在镜中发现,只要脸上一打粉,那就完全
是另外一个人了!那时的习惯就是,每天一下班、一关大门,就赶紧脱衣洗澡,然后在
宿舍里细细品味着变装的快乐。待到八十年代末时,我已经有能力购置了照相器材,开
始了顾影自恋的寂寞时光。有时会在晚上变装出门,逛逛南京路,逛逛外滩,或者在人
少的弄堂里穿行。
  寂寞的快乐时光啊,一去不复返!

  好色的习性已经根深蒂固,在二十世纪的九十年代里。
  五光十色的世界令人回味,逐渐开放的社会让人充满了生活的希望。学校给我分了
住房,我开始有了属于自己的一个小天地。我考虑不久就办婚事,因为那时我已经年近
不惑了。遗憾而又庆幸的是,那时的女友嫌我娘娘腔,始终不提筹办婚事。四年以后我
终于和她办了离婚手续,我又是一个自由人了。在这期间,变装和读《花间集》,伴随
着我度过了整个九十年代。

  我还是很好色,直到现在。
  秋冬的晚霞常会令我黯然,初春的晨光又常令我活力频添,炎夏的骄阳虽然讨厌,
却也时常会顺着不时轻扬的微风拂过裸露的双肩。重新听到久违了的布谷鸟的叫声,眼
前又开始闪现出繁花似锦的田园。美丽的大自然,是多么让人流连!

  唉,我实在好色,至今不改!

工作吧,工作着是美丽的!


  热烈祝贺文学园地的诞生!
  作为支持的具体行动,我把在清荷蝶梦上的一些跟贴文字修改成一篇短文,以作为新园地的
见面礼。

  工作吧,工作会带来说不完的好处。
  工作可以给你带来收入,哪怕一开始只有很少的一点点。坚持着工作一段时间后,你会发现
收入开始增加了,于是你的愿望也就开始一点点地萌发了。
  工作让你结交了很多的朋友。他们会帮助你提高工作技能,会在业余时间邀请你一起游玩。
你们会互相了解,互相帮助,最终会找到一些知心的终身好友。
  工作使你开始认识到什么是事业。你也许会在不久之后离开自己的第一个工作岗位,去寻找
更适合自己的新工作。不断地努力工作,你终会发现自己的事业究竟在什么地方,于是你有了方
向,也有了进一步发展的计划。
  工作让你有了更多的理想,你会觉得自己的学识还不够,于是你就会去寻找知识的新的增长
点。也许你会去考研,也许你只是去买书,但无论如何,你已经向着知识的尖峰攀登了!
  你可能在工作的过程中,一刻也没有忘记你的CD爱好。随着你的年龄和学识的增长,你的
CD品味越来越高,你对CD和TS也就有了新的认识和理解。于是,你就有了关于CD和TS
的一整套深刻的人生观。
  也许有人会对你指指点点,评头论足,甚至不惜恶语中伤。没关系,你会用你出色的工作成
绩去回答他们,把他们的话堵在他们自己的嗓子眼里。没准你还小有成就,为社会作出了杰出的
贡献,这就更完美了,这让那些人哑口无言,因为他们享受着你为社会创造的精神的或者物质的
财富。
  你的工作和你的学识不断的增长,让你遇到了真正欣赏你和爱你的人。于是,你有了自己心
爱的人儿和温馨的家,你的工作和你的生活开始融合到一起了。你会让你的孩子去自由选择自己
的爱好,在适当的时候给以指点,让你的孩子茁壮成长,你的家就是孩子成长的深厚土壤。
  随着你的年龄和学识的增长,你会觉得,生活中没有什么事情是对或者错的。能为这个世界
做一点贡献,是你最大的快乐。你会去帮助那些不如你的人,去宽容那些指责过你的人,去为误
入歧途的人指点迷津。你就是一个智者,一个脱离了庸俗趣味的人。
  工作给了你无限的遐想和发展,你在工作中汲取了无穷无尽的营养和力量;工作是你赖以生
存的手段,也是你得以发展的永动机。当然,这样的永动机,只要有努力和勤奋的工作存在,它
也就会永远存在。
  工作吧,工作着是美丽的!

规则的随想


  “没有规矩,不成方圆”,这话把规则的重要性作了高度的浓缩。在日常生活中,
似乎只有在需要被人管束的情况下,规则才会起作用,其实不然。

  我们都知道交通指示灯的作用,红灯停,绿灯行,似乎也是常识。但是这个常识却
常常被有意无意地忽略。当绿灯在你面前亮起来时,你就获得了继续通行的权利,但是
面前亮起的是红灯时,却常常忽略掉让出通道的义务。在忽略这种义务时,有没有想过,
此时已经侵占了他人行路的权利?当然,这只是生活中的一个有明显规则定义的例子。

  民族传统中的道德规范其实没有明确定义的规则,至少在法律的范围内是如此。但
通过几千年的文化积淀,口口相传的道德规范浓缩成了一本小小的《三字经》,居然让
中国人继承了那么多年。其中自然不乏糟粕,但不能不承认,法律之外的道德规范,是
人类社会为稳定发展而约定俗成的,是独立于法之外的另外一套规则体系。任何法律法
规的制订,都不能无视这一体系的存在。

  大自然则有自己的行事规则。人类活动超出了造物能够容忍的程度,那么就要接受
大自然的惩罚,这已为许多事实所证明。宋代开始的裹脚习俗给女性造成了极大的身心
摧残,同时男性独尊的局面,给了自然以倾复人类生殖平衡的口实,于是间接地造成了
中国人口质量的下降,也为以后的社会发展埋下了祸根。那时的CD和TS们,只能把
自己的理想和愿望,深深地埋在心底,直到某个年代的《镜花缘》出现时。

  希特勒要保持日尔曼种族的“纯洁”,于是就对其他民族大开杀戒。结果呢?
  文化大革命要对文化进行革命,结果呢?
  女人裹小脚的恶俗,至今又如何了?
  RH血型在人群中占十万之一以下,但它却不是一种病。那么对于可占到人群万分
之一的CD和TS们,认为他们违反了社会道德和伦理的论定,又能维持多久呢?

  屈指算起来,鼓捣操作系统已经整整一十九年。在这一十九年中,学到的全部知识
只有两个字:“规则”。IPC中有规则,RPC中有规则,程序语言中的规则更是不
计其数。按规则办事,计算机系统就安全,服务器就安全,自然社区也就安全。

  规则无处不在,吃喝拉撒睡,到处都有规则。不尊重规则,就会受到惩罚,这已为
历史所证明。尊重规则,尊重自然,便是尊重我们自己,这就是我在看到《社区守则》
之后的一点小小的感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