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易装文学 → 一封即将发给老婆的信——作者:蒹葭


一封即将发给老婆的信

作者:蒹葭


 很感激老婆给我买高跟鞋,我把我的真实想法写出来,准备发给老婆,大家猜猜,我老婆看后会有什么反应?


亲爱的老婆:
这两天虽然不是一直在想"你为什么不反对给我买这么性感的高跟鞋?""你认为男人穿这种高跟鞋是变态吗?",但也很想知道给我买这些性感高跟鞋,你是怎么想的。
你是知道的,从我们刚开始谈念爱起,每次买鞋我都要求你买高跟鞋。可惜你就是不配合,买了后,也不穿着配我散步。我对高跟鞋的爱好就只好压抑起来了。现在发现,居然有许多男的也穿,有的还和老婆一起穿,可以说,那种压抑的感觉一下就释放了,这给我感觉很好。这几天一直在想,穿上这样的高跟鞋,和你一起玩,尤其是你还穿上那种SM服装,感觉一定很好,这几天上班都魂不守舍的,呵呵,你说呢?
记得当年我们在××到处给你看高跟鞋时,你见我给你买衣服或鞋子都总是挑那些性感的,说"如果你是女的,一定很妖精",我马上回答"当然",你又问"愿意当男的还是女的",我毫不犹豫地回答"女的,因为可以穿性感的高跟鞋"。其实,我喜欢的女人是要有你那样模特般的身材,而且还要妖艳,当然,一双性感的高跟鞋是不可少的。可惜你呀,先天条件有了,妖艳和高跟鞋这两个地方就太不配合了。我现在要负责人的告诉你,如果那一天我发生了婚外念,那一定是被一个穿性感高跟鞋的妖精勾引的--虽然我一向很理智,但这种情况下就很难说了。我一直认为,一个妖艳的老婆不知可以挽救多少家庭啊。如果你老是穿性感的高跟鞋、衣服和我散步(你不是还抱怨我现在连散步都不愿意陪你了吗),无法想象,我的生命怎么可能缺少你?拥有一个喜欢高跟鞋的妖艳老婆是我一生最大的梦想,我亲爱的老婆,你说呢?
现在,严肃的提醒你,也给你点压力。等宝宝出来后,你要听我的,比方说,先穿过耳朵,买衣服时,别老是那些休闲的,一点都吸引不了我眼球。
现在回头看,我们这几年可真有点过得索然寡味,一段时间,那个似乎成了例行公事。你也常抱怨我不在乎你,不像以前那样给你照相,也不想以前那样要你穿高跟鞋或什么衣服。其实,这也有你的原因,你的不愿意或者说不配合,几次下来后,我也会觉得没有意思。我不知有多少次幻象着你穿着10cm的高跟鞋和我一起散步。唯一的一次,是当年在旅馆里你穿给我看,在出门时,你忘了还穿着10厘米的高跟鞋。我提醒了一下你,你如梦初醒般地赶快换了下来(还记得吗?)。这么多年来,我是多么希望你无所谓地就这样穿出去呀。
虽然拥有一个喜欢高跟鞋的妖艳老婆是我一生最大的梦想,可很奇怪,一看见那些性感的高跟鞋我就感到一种摧残的美,就有一种自己穿上的冲动。可是,由于前面的种种原因,一直不敢奢望能得到你的支持,最多只能偷偷的试。当然,偷穿你的鞋,又穿不下,虽然,我完全可以悄悄地到网上买,但得不到你的支持或认可,我会有负罪感。
可现在不同了,当我发现,要穿高跟鞋用不着等下辈子变女人时,一下感觉我们的生活质量马上就要上一个档次了。尤其是你居然完全没有反对给我买高跟鞋,还积极的配合,这让我很激动,也很感谢我有一个好老婆。因为你曾经老是说我有女性倾向,言下之意就是有点变态。这就给了我很大的压力,穿高跟鞋一事,想起来就有一种负罪感。其实,我早就悄悄穿过你的那双10cm的高跟鞋--没有想到吧,瓜瓜。只是鞋实在太小了,很疼,但也很刺激,而且几乎每次都那个了--你知道后,不会认为这是变态吧。但是,因为你说过有女性倾向,所以,悄悄穿你的高跟鞋有一种负罪感,次数也不多。
说到这里,想起当年我要去读书时,你怕我难受,临行前还专门拉我去成人用品专卖点,想买点东西送我,我没有同意。其实,当时,我还从来没有自己解决过,一来觉得那有一种犯罪感、二来想保持我这种没有自慰的记录。现在看来,这应该是很正常的,到是如果长期处于压抑状态,到是很容易出问题,也许有的家庭就是这样出毛病的。后来,那次你过来,带了一些T型裤,走得时候,留在我这里。一次,实在忍不住对你的思念(你可能会说,根本不是思念我,而是×××,呵呵,你要这么说,也无所谓了),在一再告诉自己这很正常的情况下,穿了你的T型裤,然后第一次自己解决了。虽然有了第一次,但也不是一发而不可收,也不是隔三差五,我想,主要还是有点负罪感,尤其是穿你的T型时,你说我女性倾向的似乎有的那种不屑眼神,让我有压力。
由于现在我们的情况,让我那种感觉越来越强烈,所以,不久前我故意穿上你的T型裤和你那个,不知你感觉如何,反正我感觉很好,似乎有情趣多了,这一点,你应该也感觉到了吧。这时,一个更大胆的想法,或者压抑多年的念头再也忍不住冒出来--我也要穿象你那样的性感的高跟鞋,不是以前那样偷偷的、有负罪感的试一试,而是强烈希望能名正言顺地在你面前穿,而且要得到你的支持 ,甚至欣赏,或者说你也喜欢我穿高跟鞋和你一起游戏。那天晚上,这个想法在我嘴边犹豫了很久,因为你一直讨厌女性化的男人(不知道,我这样算不算女性化,反正我就是喜欢T型裤,尤其是高跟鞋那种有点摧残感觉,但正因为知道你讨厌女性化的男人,我那种负罪感就更强烈了),此时,你只要一个不屑的眼神或语气,尤其是你说过我有女性倾向,都将击退我的勇气。当然,我也可能会从此退回到那种例行公事的状态,也许我们也将失去许多连听都没有听说过的鱼水之乐。
我觉得,只要两人愿意,无论什么方式或爱好,应该都没有什么,不应该简单地予以蔑视,甚至一句"变态"--这种思维方式,有点象极左路线的红卫兵的思维方式,你说呢?
这几天,一直处于兴奋状态,不仅仅是因为我将能够在你面前正大光明地试试那种高跟鞋摧残的美,而是我一下发现我们的鱼水之乐会有许多新奇的东西,比如,我们以后可以试试SM,你认为呢?
昨两天,我把你要给我买高跟鞋的事情发到网上--当然是那些喜欢高跟鞋网站,结果找来一阵惊叹,纷纷说我太幸福了,有一个善解人意的好老婆,还让我一定要好好爱你,呵呵,你得意了吧。当然,也有人说他老婆早就同意他穿高跟鞋了的,不过,看来,还是没有得到老婆支持而悄悄喜欢的人要多些。
不过,这几天,真的觉得很幸福,不仅是有一个好老婆,而是发现我们即将结束那种例行公事的索然寡味了。真是后悔这么多年的大好光阴就在例行公事中白白浪费了。
好了,不说太多了,你赶快和卖家联系,把我拍下的高跟鞋的钱确认后把钱交了,不能让我久等啊。
亲亲我的好老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