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易装文学 → 申阳秋


申 阳 秋

作者:白梅

  今年国庆期间,我第一次有机会以变装后的面貌去朋友家串门。风和日丽,艳阳高照,生活中无数的美,让我无法抗拒用文字来记录心灵的诱惑,于是就有了这篇小文。

申阳秋

  天气晴朗,艳阳高照,气象台关于国庆期间天气的危言耸听,没有成为现实。这么好的天,怎么能不让阳光充分地把我梳洗干净呢。一身的不舒坦,已经积压了太多的时日,明媚的阳光,是最好的洗涤剂哪。

  我换了衣服。

  一件黑色的吊带衫,镶着五颗虽然细小、却闪闪发亮的水钻;吊带衫紧紧地箍着身子,乳峰的线条优美地突显出来,五颗忽隐忽现的水钻,如同黛色山峰间的星星灯火,将胸前点缀得生气盎然。这令我想起从前,作为一个疲劳了一天的旅行者,在晚间漆黑的天空下,蓦然瞧见灯火斓珊的山谷,陡然增添了前行的力量一般。

  紧贴右边的裤袋口,一束玫瑰色的花朵镶嵌在袋口下方,把一条平常的牛仔裤,点缀得花团锦簇。那些花朵上,还隐隐约约地发出星星点点的闪光,随着身体的轻轻一扭,这些闪光似乎划破了眼前的镜子,把一具线条优美的胴体,淹没在一片晶莹之中。

  春末夏初时买了一双凉鞋,直到节前都没有机会穿。这是一双不带后攀的凉鞋,式样如同拖鞋,但在鞋的中部有一段约2.5厘米宽的带子,上面装饰了许多小小的金属流苏,随着脚的动作,它们步调一致地晃来晃去,给人一种无穷无尽地运动的印象。鞋的前部靠里侧有一个圈,正好套住大脚趾,而其它的脚趾自由地裸露在阳光下,由着太阳的光辉,把趾甲上的深红,发散到惹人注目的程度。而美妙的晶莹透亮的细后跟,把我的身高抬起了几乎整整11厘米。

  年龄是不饶人的,再漂亮的脸蛋,到了我这个年纪,任你把粉堆得有多厚,它总是会毫不留情地露出岁月的印痕。常规的化妆方法,无法让我的脸蛋变得年轻,只有一个办法,一个无法即时模仿的办法,可以减慢脸蛋的衰老——禁烟、禁酒、饮食起居有度,心胸开阔,再加上适度的化妆。而这个方法,我已经使用了整整二十年了。二十年的时间不算长,但它给我打的底子,却让我有了一个这年龄的人都羡慕的好身体:皮肤细洁,没有高血压,没有心血管疾病,没有那些准老年人常有的毛病。

  我只用了普通的润面霜在脸上打了个底,用一种比较好的品牌的粉底霜再薄薄地加了一层,脸蛋即刻明亮起来。这样的一张脸,还有什么样的妆化不出来?

  画一个樱桃唇?可以!
  勾一对柳叶眉?容易!
  描一双丹凤眼?没问题!

  多好的天,干吗不出去走一走?我给一位朋友打了个电话,然后带上手袋,披上一件粉色的牛仔上衣,准备去她家串门了。

  到朋友家大约需要一小时十五分钟。我的自行车存在寄放站,离我家大约一公里,我需要在人流如织的淮海路上步行二十分钟左右。蹬着闪亮的高跟鞋,旁若无人地走着,仲秋的微风拂过脸颊,捎走了脂粉的芳香,并且把这些芳香,带给了每一个在我身后行走的男男女女们。

  在存车的寄放站,管理员默默地看着我取车。我将两个装满衣服的塑料袋在车篮里安顿好,打开车锁,把车推到马路上。用了一种似乎很优雅的动作,坐到了自行车上,然后打开电源,拧动调速手把,车子便悄无声息地行驶起来。

  上海的天气一过了秋分时节,这气候的感觉立刻就不一样。首先是早晚的时长比例每天都在迅速改变,白天越来越短,晚上越来越长。空气的味道也不同了,在似乎还带着点炙热的阳光下,吸进去的空气是凉凉的,爽爽的,沁人心脾的。

  行道树在我身边迅速地退后去,树的品种不断地改变:在市中心,压倒多数的是悬铃木,也就是所谓“法国梧桐”;接近市郊时,变为悬铃木与香樟各占一半;出了市郊,则品种繁多,还附加了许多鲜艳的花草,其间飞翔着的小生灵,额外给人增添了生活的信心和情趣,而悬铃木,则成了稀有的物种了。

  随着不断在车轮下伸展的路,道旁偶然出现的桂花树,数量逐渐地多了起来。斜斜的阳光下,金黄色的花瓣,成片成片地摇曳着,绿色的树叶,给大地投下了斑驳的影子,顺路的小风,就把桂花的芬芳,幽幽地送给了我。

  好令人陶醉的秋天!阳光和沁人的风,就象大自然的沐浴露,缓缓地流淌在身上。我关了电源,轻轻地蹬着车,心平气和地享受着这自然的馈赠。路上的行人,谁也没有注意到我,他们都在忙着自己的事。

  两个看起来象是正在读高中的女孩子,嘻嘻哈哈地从我面前穿过,一点儿也没把悠闲地蹬车的我当回事。这可让我好不嫉妒,远远地瞧着她们的背影,心里恨恨地想:我要有你俩这岁数,怎么地也要把你俩比下去!可惜年龄不饶人,看这俩女孩子到了我这岁数,能比现在的我还漂亮?

  路上的一个小趔趄,让我从这小小的嫉妒中醒了过来。是啊,一个人外貌上的美丽,在她的一生中是很短暂的,能让她的美持续下去的,是她的行,是她的智,是她的心。记得与我同龄的一位女作家曾经说过:母亲是这样的一种女人,她把青春给了丈夫,把美丽给了孩子,而留给自己的,只有一具丑陋的躯壳。女人,就是这样地来奉献她的一生的。人类的繁衍,就是完成于女人们一代又一代这样的奉献之中的。

  女性奉献的一切,也就是她最后的遗憾。这种心甘情愿的遗憾,赋予了这样的女性一个崇高的名字:“母亲”。没有什么称呼能表达得这样庄重而又亲切。无论是在封建桎梏盛行的年代,还是在改革开放民主空气浓厚的今天,母亲——始终是中国的大众社会中被尊崇的偶像。

  我释然了,遗憾的心重新归于平静。西斜的太阳越来越趋向于发出金黄色的光芒,树林和花丛中的小生灵们在忙着准备它们的晚餐。周围房屋的三角顶上,全镀上了一层耀眼的金色。仿佛身处于童话之中,这景象令人遐想:朋友家会有一顿丰盛的晚餐等着我吗?朋友家准备好了晚上的假面舞会吗?

  哦,朋友家就在眼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