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易装文学 → 我的第一次聚会


我的第一次聚会

作者:咪咪


我的这篇文章很早以前就发表过,很多姐妹都看过;但那的的确确是我的第一次,也是自从有了网络,认识那么多CD姐妹后,全国CD第一次走出家门的聚会,虽然已经过去那么多年,看到那么多姐妹把她们的第一次经历写出来,心情无比的激动,于是我还是想把那时侯见面的心情与大家分享,也是作为对龙弟弟主持的《有奖征文》的支持,如有不足地方请大家见谅。

四月的时间一天一天的过去,我终于盼到与姐妹们相聚的日子。我提前4天买好的火车 票,却因5.1节放长假,而买不到卧铺,我只好坐着向北行驶的硬座,一路赶了19 个小时来到我们聚会的城市--南京。虽然辛苦但不觉得累,好象一种无形的力量支撑着我-- , --因为这次聚会是我向往以久的事,我将见到许多在网上谈心而没有见过面的姐妹们, 她们会对我这来自与南国的咪咪抱以什么样的态度呢?我的心既高兴又紧张.....

终于到站,我连忙冲下车,我迫不及待的拿起手机给姝茜姐打电话,听到她那熟悉的声音“是咪咪 吗?...”我乘上的士直奔姝茜姐住的酒店,一路上街面上拥挤的人群.热闹的商场都不能吸引喜欢逛街的我,我只想马上见到我的好姐姐--姝茜。
快到了,就快到了。可由于司机不熟悉路,走叉了路,我马上又给姝茜姐打电话,并叫司机掉头倒回去。老 远,我就看到一位身材苗条穿着牛仔裤的年轻人向我招手,哦-----她
肯定是姝茜姐,我 马上也伸出手向她挥动着,那种感觉就象见过面的老朋友一样,没什么拘束和客套,姐妹之情由然而生....

姝茜姐带着我到了她住的房间,由于她有事就先出去了。我换上华丽的丝绸睡衣,躺在柔软的席梦丝上,想着见面时轻松的情景,劳累的身体终于可以放松了,我不知不觉的睡了过去。

“嘀.嘀...”我的手机响了突然把我从梦中惊醒,(由于职业的关系我对手机的反应特 敏感),我接起来一听,原来是姝茜姐在门外打来的,她敲门.按门铃,我都不知道,嘻嘻 ,我睡的跟猫似的,真不好意思,要知道我将近20几个小时在火车上没睡,再加上前一段盼望聚会而兴奋失眠的日日夜夜,所以睡的太香了。
“走,我们去苏州拍婚纱照。”姝茜姐急切的说。我马上从床上蹦起,迅速整理好行装,
因为这是我们事先约好的行程安排。

我和姝茜姐坐在去往苏州市的大巴上,心情既紧张又兴奋:兴奋的是多年的心愿可以得到满足---穿上漂亮的婚纱过一过做新娘的瘾啊;紧张的是那里像馆的老板对我们的态度是否有歧视感。记得临行前,我与已经在那里拍过的戴媚姐联系了解情况时,我问她:要不要带内衣和道具去影楼。她说:如果俩个人同时拍,那里的道具可能会不够的...。我就说:我全带
去。她开玩笑的说:哈哈,两个大男人带着一大包女人的衣服和用品去,人家老板娘肯定会笑的,....。我听了她的话,心里犹豫了一下,最后决定不管她们怎么看我,反正能够在摄影机前面展示自己的另一半的美丽,是我渴望已久的愿望,我将胸罩.连裤袜.高跟鞋.卫生棉等女人用具全带上了,这些东西装了我满满一大包的,要是这时有人打开包,肯定会以为是
哪个女孩的行李,嘻嘻。
一路上,我与姝茜姐有许多说不完的话。我们一边聊着这次即将聚会的安排和设想,一边用笔记本电脑看着我带来的有关cd电影的vcd片,不知不觉时间很快就过去了。
我们一下车,立刻与娓妮姐联系约好见面的地方-----因为我们只是在网上聊过从没见过面。为了能早点去拍像,我们两人拿着行李早早到约定的地方等娓妮姐来,等了好一会,还没发现她的影子,我们两的心情特别的急,于是姝茜姐又去打她的传呼...过了没多久,我发现马路对面有一位穿着茄可衫很有富相的男人在向我们招手,我们立刻提着行李奔了过去。
“是***(娓妮姐的真名)吗?”因为她的本人与相片里的有些区别,所以姝茜姐谨慎的问道。
“是啊,你是姝茜,另一个肯定是咪咪吧,...”她笑着很自然接过我们的行李,那种感觉就象我们已经是多年前见过面的老友一样亲切,让我感到心情舒畅,连疲劳也忘却了。
等我们安顿好,已经是傍晚了,由于影楼老板临时有事,所以我们只好约定今晚9点过去先拍姝茜姐的,明天拍我的。到了时间,我们马上坐车赶过去(虽然住的地方离影楼很近,但去拍的心情是很急切)由于娓妮姐是影楼的熟客,与老板娘的关系很好,所以她稍微介绍了我们,就使我们与老板娘关系融洽自然,原先我来之前的紧张和顾虑都打消了,她们对我
们来拍婚纱照就象对待真女孩拍照一样认真负责,使我们很快就投入紧张的拍摄当中去。我
看着姝茜姐又是化装,又是更衣,那种化装后美丽漂亮的容貌使我恨不得---那就是我。为了协助摄影师的工作,我一会儿帮忙布置背景,一会儿又用自己的相机拍摄化装时的情景(姝茜姐相片里的化装时的图片就是这时拍的)。我们忙的不可开交,于是娓妮姐就在(以前夏站留言簿上)报道说:两个疯女人楼上楼下跑来跑去,嘻嘻...。

就这样一直拍到凌晨2点多,才算拍完姝茜姐的相片。我虽然两个眼睛已经困的快打不开了(都要快成睡猫了,估计这时候有耗子也抓不着,呵呵~~),但精神都还是始终处于兴奋状态中,在回酒店的路上,我可是又蹦又跳的,象一只不知疲倦的顽皮猫,因为我明天要做新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