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易装文学 → 变装店里的秘密


变装店里的秘密

作者:琪儿

我在有两个姐姐,我是最小的弟弟,妈妈姐姐都特别疼我,所以我是在女人堆里长大的,从小就长的很清秀,妈妈姐姐小时候都一直把我当小女孩来养,从我有印象开是我的内裤总是紧紧的,带着蕾丝的那种,姐姐们总是把她们的花裙子往我身上套,到了冬天怕我冷又老是给我穿上姐姐们的连裤袜。等我稍稍长大,块读小学了,为了能让我健康成长,他们当然也就不再把我当女孩子来养了。但儿时的经历已经在我脑海中有了印象,我的CD的习惯一直都没有改掉,姐姐们是知道我有这个习惯的,但她们还常常把洗的干干净净的胸罩啊,内裤啊都整齐的放在我的衣柜里。在外面我是一个清秀的男生,在家里我可以过着变装的生活,那时我知道我是个男生,我可享受男生的快乐,但有时也可以享受一下女性的魅力,这种逍遥的日子也许会伴我一辈子,如果不是因为我的那次变装出门。 也许是因为在家变装对我来说太容易了,我开始寻找新的刺激,我决定穿中性的服装出去给自己买一点女性的东西。

那天晚上,我穿了一条紧身的牛仔裤出去,到女装一条街去,当时时间已经晚了,只有一家还开着,我就进去,看到好多漂亮的女裤,真的特别喜欢啊!我就东摸西摸真的,每条都那么好。

老板娘就和我打招呼了,你给谁买裤子。我有点紧张但还是说出口:我给我自己买。

她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看着我说:“这里的裤子都是女式的哦。”

我大了胆子说:我比较喜欢穿紧身的裤子,男装店里买不到,我就来你这里了。

她居然笑了说:哦!你也喜欢穿紧身的裤子啊!。

我也开始放松了说:是的,你看我现在穿的裤子也是紧身的。

她一看真的,我穿的牛仔裤把我的大腿包的很紧,臀部也有点提起,她笑了一笑(现在回想起来,当时她是笑的有点诡异的)就真的给我跳了一条黑色的紧身休闲裤说:其实我觉得你穿紧身裤挺好看的,很修长,也很秀气,这条比较长,一般女孩子也穿不了,你穿这条试试吧。

老板娘态度的改变消除了我的紧张,这时我才注意看了老板娘,她大约30来岁,尽管不是很漂亮,但从头到脚都散发着该年龄段女性的魅力:大波浪卷的头发,媚惑的眼神,亮彩的性感双唇,上身穿了紧身V字领的黑色紧身衣,袖口和下摆都带着白色蕾丝,蕾丝的胸罩在紧身衣的衬托下紧紧的挺出,从V字的领口中我隐约看到了她那丰满的乳沟,并断定她胸罩的颜色是红色的,从她平坦的小腹可以断定,她是一个懂得保养自己的女人。。下身穿的是流行的红色百褶裙,脚上穿的是到膝盖的黑色长筒靴,从裙子和靴子的中间露出了段玉腿,隐约中还闪着光,我断定她是穿了水晶丝袜(我自己也常常穿着这种裤袜,照镜子)。

我从老板娘手里接过裤子,定了一下神,进了试衣室,把裤子换上,出来一照镜子,真的不错啊。但我旁边一看,啊,她这里还有连裤袜买啊!凭着我以前和姐姐们逛街的经历,如果裤子太小,老板会建议女孩子在里面穿条裤袜的。于是就又说:老板娘这条裤子样子是不错,但是我觉的太小太紧了一点。还是算了!如我估计的那样她说:是的这个版本的裤子都很小,很紧的,那样才有形啊,一般女孩子都会穿条裤袜在里面这样就穿的进去了。说着她就向连裤袜的柜子上看去。我假装不知道问:真的吗?男的能穿吗?她又想了想说:我想也可以,这样吧,你把这条裤子买下来,我这里有条连裤袜,我只穿过一次,洗过了的,很干净我送你,你再去试一下。我假装不好意思说:这是女孩子穿的,我们男的真的也可以穿吗?老板娘说:那紧身裤是不是也是女的穿的,你穿着不是挺好的,反正你现在去试试,你喜欢就穿走好了。我心里暗喜,一把接过老板娘提过来的裤袜,进去穿上了。一出来,就说:感觉真的不错啊。老板娘也高兴了说:那你就买走裤子吧!看你是男的我也不和你还价了120块,连裤袜也一起送给你虽然感觉有点亏,但为了这条裤袜我还是狠心掏了钱。我正要走了。

老板娘突然叫住了我:你等等!

“怎么还有什么事吗?”

“也没事,我有句话想对您说,但是又怕您不高兴不知道该不该说。”老板娘含蓄的说

“我是不喜欢别人吞吞吐吐的,你有话就直接说好了。”我回答

“好吧,其实也没有什么,我只不过觉得您张的挺清秀的,象个。。。。女孩子,你如果能配上完整的女装,我觉得会不是一般的漂亮,很漂亮,超过女人的漂亮,我这样说你不会生气吧”老板娘。

我心里听的真实高兴啊,她是除了我姐姐以外第一个认同我CD的女人,心想注定我今天会是好运的,碰到了这么好的一个老板娘,索性就大胆点象再家里一样来个全套吧,于是红着脸回答:呵呵,是的,其实也有很多人这么说。我可以再试一下衣服吗“

不知道为什么她很开心说:是吗,我真的没有遇到过象您这么漂亮的”女孩子',呕,对不起是男孩子。这样吧,我家衣柜,仓库里还有很多衣服,有些我穿不了了,有些太招摇了没有人买,但我觉得您穿着一定漂亮。你和我一起去,试一下,如果合适我可以送给您。当然有些新款是要买的哦“

”是吗,那太好了,没有问题。“我都要高兴的晕过去了。但回头想了想又问:那您先生,会不会......“

我发现她的脸色变了变,好像充满的无限的怨恨,但又很块镇定了说:”他出差去了,要到过年才回来的。“

我心中大喜:”一定是个寂寞怨妇,晚上确人来陪,今晚一定会又收获啊!'

随后我们交换了名字:我叫陈家奇,她叫林宁儿。她说想给我起个女孩的名字叫:琪儿。我同意了。她是有车的,我上了她的车。

我从来没有想到,琪儿这个名字将会陪伴我一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