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百合花园 → 风雨心曲 → 我的第一次聚会(有后传)


我的第一次聚会(有后传)

作者:咪咪

我的这篇文章很早以前就发表过,很多姐妹都看过;但那的的确确是我的第一次,也是自从有了网络,认识那么多CD姐妹后,全国CD第一次走出家门的聚会,虽然已经过去那么多年,看到那么多姐妹把她们的第一次经历写出来,心情无比的激动,于是我还是想把那时侯见面的心情与大家分享,也是作为对龙弟弟主持的《有奖征文》的支持,如有不足地方请大家见谅。


四月的时间一天一天的过去,我终于盼到与姐妹们相聚的日子。我提前4天买好的火车 票,却因5.1节放长假,而买不到卧铺,我只好坐着向北行驶的硬座,一路赶了19 个小时来到我们聚会的城市--南京。虽然辛苦但不觉得累,好象一种无形的力量支撑着我-- , --因为这次聚会是我向往以久的事,我将见到许多在网上谈心而没有见过面的姐妹们, 她们会对我这来自与南国的咪咪抱以什么样的态度呢?我的心既高兴又紧张.....

终于到站,我连忙冲下车,我迫不及待的拿起手机给姝茜姐打电话,听到她那熟悉的声音“是咪咪 吗?...”我乘上的士直奔姝茜姐住的酒店,一路上街面上拥挤的人群.热闹的商场都不能吸引喜欢逛街的我,我只想马上见到我的好姐姐--姝茜。
快到了,就快到了。可由于司机不熟悉路,走叉了路,我马上又给姝茜姐打电话,并叫司机掉头倒回去。老 远,我就看到一位身材苗条穿着牛仔裤的年轻人向我招手,哦-----她肯定是姝茜姐,我 马上也伸出手向她挥动着,那种感觉就象见过面的老朋友一样,没什么拘束和客套,姐妹之情由然而生....

姝茜姐带着我到了她住的房间,由于她有事就先出去了。我换上华丽的丝绸睡衣,躺在柔软的席梦丝上,想着见面时轻松的情景,劳累的身体终于可以放松了,我不知不觉的睡了过去。

“嘀.嘀...”我的手机响了突然把我从梦中惊醒,(由于职业的关系我对手机的反应特 敏感),我接起来一听,原来是姝茜姐在门外打来的,她敲门.按门铃,我都不知道,嘻嘻 ,我睡的跟猫似的,真不好意思,要知道我将近20几个小时在火车上没睡,再加上前一段盼望聚会而兴奋失眠的日日夜夜,所以睡的太香了。
“走,我们去苏州拍婚纱照。”姝茜姐急切的说。我马上从床上蹦起,迅速整理好行装,因为这是我们事先约好的行程安排。

我和姝茜姐坐在去往苏州市的大巴上,心情既紧张又兴奋:兴奋的是多年的心愿可以得到满足---穿上漂亮的婚纱过一过做新娘的瘾啊;紧张的是那里像馆的老板对我们的态度是否有歧视感。记得临行前,我与已经在那里拍过的戴媚姐联系了解情况时,我问她:要不要带内衣和道具去影楼。她说:如果俩个人同时拍,那里的道具可能会不够的...。我就说:我全带去。她开玩笑的说:哈哈,两个大男人带着一大包女人的衣服和用品去,人家老板娘肯定会笑的,....。我听了她的话,心里犹豫了一下,最后决定不管她们怎么看我,反正能够在摄影机前面展示自己的另一半的美丽,是我渴望已久的愿望,我将胸罩.连裤袜.高跟鞋.卫生棉等女人用具全带上了,这些东西装了我满满一大包的,要是这时有人打开包,肯定会以为是哪个女孩的行李,嘻嘻。
一路上,我与姝茜姐有许多说不完的话。我们一边聊着这次即将聚会的安排和设想,一边用笔记本电脑看着我带来的有关cd电影的vcd片,不知不觉时间很快就过去了。
我们一下车,立刻与娓妮姐联系约好见面的地方-----因为我们只是在网上聊过从没见过面。为了能早点去拍像,我们两人拿着行李早早到约定的地方等娓妮姐来,等了好一会,还没发现她的影子,我们两的心情特别的急,于是姝茜姐又去打她的传呼...过了没多久,我发现马路对面有一位穿着茄可衫很有富相的男人在向我们招手,我们立刻提着行李奔了过去。
“是***(娓妮姐的真名)吗?”因为她的本人与相片里的有些区别,所以姝茜姐谨慎的问道。
“是啊,你是姝茜,另一个肯定是咪咪吧,...”她笑着很自然接过我们的行李,那种感觉就象我们已经是多年前见过面的老友一样亲切,让我感到心情舒畅,连疲劳也忘却了。
等我们安顿好,已经是傍晚了,由于影楼老板临时有事,所以我们只好约定今晚9点过去先拍姝茜姐的,明天拍我的。到了时间,我们马上坐车赶过去(虽然住的地方离影楼很近,但去拍的心情是很急切)由于娓妮姐是影楼的熟客,与老板娘的关系很好,所以她稍微介绍了我们,就使我们与老板娘关系融洽自然,原先我来之前的紧张和顾虑都打消了,她们对我们来拍婚纱照就象对待真女孩拍照一样认真负责,使我们很快就投入紧张的拍摄当中去。我看着姝茜姐又是化装,又是更衣,那种化装后美丽漂亮的容貌使我恨不得---那就是我。为了协助摄影师的工作,我一会儿帮忙布置背景,一会儿又用自己的相机拍摄化装时的情景(姝茜姐相片里的化装时的图片就是这时拍的)。我们忙的不可开交,于是娓妮姐就在(以前夏站留言簿上)报道说:两个疯女人楼上楼下跑来跑去,嘻嘻...。

就这样一直拍到凌晨2点多,才算拍完姝茜姐的相片。我虽然两个眼睛已经困的快打不开了(都要快成睡猫了,估计这时候有耗子也抓不着,呵呵~~),但精神都还是始终处于兴奋状态中,在回酒店的路上,我可是又蹦又跳的,象一只不知疲倦的顽皮猫,因为我明天要做新娘了。

回到酒店的房间里,我躺在柔软的席梦思上,想着明天(不!是今天)一早就可以圆一个拍婚纱照做女人的梦,不知不觉慢慢的进入梦乡,临合眼的时候,我看见姝茜姐穿着睡裙兴奋的打开手提电脑,开始拨号上网更新网页,为了姐妹们能早点看到新的网页内容,她真辛苦啊....
也不知过了多久,我仿佛在梦中听到有人再叫:“咪咪,该起床了。”
“不嘛,让我再多睡一会儿。”我翻过身迷迷糊糊耍赖似的回答。
“你真是一只懒猫,难道你今天不想去拍婚纱照了吗?”姝茜姐急了,推了我一下。
“拍照!”听到这两个字,我一下子从床上蹦起,“姐,现在几点了?是不是迟了呀?”
“还没有,如果你再不起来,那就会跟人家失约了。”姝茜姐回答道。
听完她的话,我赶紧溜到卫生间去洗梳....
由于昨天晚上看了姝茜姐的拍照经验,我带着一大包衣物和化妆品和姝茜姐准时来到影楼,老板葛小姐还没有来,她的小徒弟接待了我们,通过昨晚的认识,我们都很熟了,她拿出一些婚纱相册给我们看。过了一会,葛小姐来了,昨晚她为姝茜姐熬了快通宵,现在似乎还没有恢复过来,我们寒暄了一会。她就打足精神开始帮我化装。因为我以前有学一些化装技巧,所以她一边帮我化,一边和我探讨有关方面的事宜。而姝茜姐在一旁也没闲着,她叫小徒弟帮她化装,虽然她昨晚拍了三十多张,但担心晚上那么迟拍效果不好(所以我现在觉得如果要拍出好的相片,最好在拍摄前要好好睡上觉,养足精神才能拍出好的效果),所以准备再拍一些婚 纱照。化好装,我对着镜子,看到里面那漂亮的小姐就是我,兴奋的我提着婚纱裙摆就往楼上摄影棚跑,要赶快留下那美好的倩影。由于昨晚看姝茜姐拍的姿势很不不利索(可能太紧张的缘故),今天我们就比较熟了,所以我先对着一面很大的化装镜,摆各种姿势和造型,然后再到摄影机前拍,那效果会更好些。化好装,我对着镜子,看到里面那漂亮的小姐就是我,兴奋的我提着婚纱裙摆就往楼上窜,嘻嘻,连葛小姐都说我在镜头前不紧张,很有女人味。就这样,我一会换个妆和配套的婚纱,一会楼上楼下跑来跑去,我几乎把影楼的婚纱和衣服都穿过了,只要好看漂亮的我都要穿着去照相,直到最后再也没有其它的好看的婚纱,我才作罢了。而在楼下化好妆的姝茜姐,胆子好大啊,她穿着婚纱就坐在影楼朝窗外的椅子上坦然着欣赏着外面的风景,街上来来往往的行人不时向里面瞥了瞥,一点也不在乎就象一个待嫁的姑娘一样自然,看来经过昨晚紧张的拍摄,她开始很不担心了。到了中午,我的拍摄还在进行着,看样子今天非得拍到下午了。这时候,姝茜姐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到中午,我还没拍完,娓妮姐下班过来看我们,她笑着对我们说:我们在这里拍照,她可“捞”到了头条新闻,刚才她在姝茜姐的留言簿开玩笑留了一句话---最新消息:“帮主”姝茜今晚将在8点有重要消息要发布。(我知道那是娓妮姐知道我们今天第一次拍婚纱照,一定会想把这种喜悦的心情在oicq里与姐妹们共享)。于是我们抓住时机拍了一张很有趣的全家三人结婚似的合影。你们看,中间那个男人好象很得意,因为他娶了两位太太,我和姝茜姐的表情 则更好玩,姝茜姐由于近视较严重,使得她与我们合影的时候,脸上好象露出一种怪异表情,就象我是二老婆一样跟她抢老公似的,她吃醋样的表情好象很在乎她老公又娶了我这么一个年轻妖艳的小老婆而心不甘情不愿的,而我脸上露出的那种迷人诱惑的眼神则好象偏偏是要与姝茜姐争宠似的。呵呵,连在旁边的老板也不时地拿我们逗笑,我们都开心得很啊。在拍摄过程中,我刚到楼下换了一套新的婚纱,正站在试衣间旁边,突然隔壁邻居的一位母亲抱着一个小孩走进影楼里来(因为我们拍照的时候门是开着的),他母亲与葛小姐在一旁聊天,而那个小孩却一直盯者我看,我起先吓了一 跳,不过我很快就镇定下来,于是朝这小孩笑了笑,然后很自然地提着裙摆走上楼去。后来听娓妮姐讲:原来那个小孩是觉得我们是很漂亮的新娘阿姨,所以想多看我们几眼,他妈就故意逗他 ---你看阿姨多漂亮你要不要也化妆,做新娘啊....嘻嘻,这个小鬼还真逗,这么小就懂得欣赏女性的美,将来...呵呵,听她的话我们的心里都有一种无比的激动---真想就这样走出去啊。 中午,葛小姐还请我们吃了一碗面,说实在我们从昨晚到现在没吃几两东西,可这时候体会拍婚纱照做待嫁姑娘的那种喜悦的心情使我们还不觉的饿啊....

在这期间,跟我们有约的戴媚姐从上海打了好几次电话催我们快点到她那里去相聚(因为戴媚姐因有事,无法参加我们姐妹的南京聚会,所以我们约好拍完婚纱照后,再拐去上海看她,准备在她那里搞一次姐妹小聚会,也算是这次南京聚会前的一次预演吧),姝茜姐不时的告诉她我们的进展情况,并告诉她--我们可能乘3点多的火车去上海,于是戴媚姐还约了一个她自己还没见过面,名叫lily的上海妹妹今天傍晚来酒店与我们相见,可后来...嘻嘻。下午一点多的时候,一位叫“舒”的姐妹也来到影楼看我们,虽然我和她第一次接触,但姝茜姐与她却很熟悉(没见过面,只是网上聊过),我在旁边听她们聊的话题却仍能深深感到了她们之间的那种姐妹真情厚意......
直到下午三点多,我总算把相拍完了,而姝茜姐则上楼去补拍一些婚纱照,到下午五点多,全部的拍摄工作才结束。在这里,我要特别感谢葛小姐,她没有把我们看成是很怪异的人而歧视我们,而是象真正接待两位来拍婚纱照的女孩,使我们也不觉的很紧张,以至到我拍的时候特别放松---流露出很自然的表情。辛苦的她从昨晚一直忙到今天快傍晚了,连她自己也说还从来没有这样干过。另外,也得谢谢娓妮姐找到这么好的影楼给姐妹们服务啊。我和姝茜姐告别了给我们留下深刻影响的影楼,赶紧去车站买票,因为戴媚姐从中午到现在都一直在催我们赶快过去啊。坐在开往上海方向的列车上,我的心里就一直在想-----我们与戴媚姐见面时的情景应该是怎样的呢?

大约晚上八点多,火车终于到达上海了……

我们按照戴媚姐联系的地方,乘车来到一个十字路口下车,却怎么也没看到她啊?我们正在四处张望的时候,戴媚姐的电话又在姝茜姐手机里响了——她告诉我们从左边**路进去就可以看到她了……
我和姝茜姐赶紧提着行李沿着马路往前寻去,虽然是四月底的天气,但这条路的行人还是比较稀少,我们左看右看还是没遇到她,怎么回事啊?….突然街对面有一个身影出现在我们视线中。她穿着一件笔挺的西装,在那里徘徊—好象是在等人似的,只是她的目光没有朝我们街这边看,会不会是她啊?于是,我拿起手机准备拨打戴媚姐的电话,看她会不会去接就可知道了。恰巧这时候,她回过头朝我们这边望着。我们趁着昏暗的路灯,仔细打量对方----,对!应该是她,那张胖呼呼可爱的脸蛋。姝茜姐抬手朝她挥了挥,立刻得到她的反映后,我们连忙奔到街对面去,紧紧握住她的手,是她,就是她—等候我们多时的戴媚……

我们来到戴媚姐预定酒店的房间里简单的洗漱了一下,随便到餐厅吃了点东西,就回房间准备上网,这时候已经快十点了。“哎呀,姐,你得赶紧去发表重要新闻啊,嘻嘻。”我笑着对姝茜姐 说。“是啊,姐妹们还在等着呢。”姝茜姐回答道。戴媚姐也把 手提电脑从她住的房间里拿过来。“现在有了两台电脑了,嘻嘻 ,我们可以好好和大家聊一聊了。”当我正暗暗高兴的时候,却发现酒店里的电话线只有一条,嗨,没办法我们只好用姝茜姐的 (因为大姐的那台里有许多我们还不认识的姐妹啊) ,而用戴媚姐那台看我带来的cd影碟…
OICQ一打开,哇,好多姐妹们的头像都在晃动。嘻嘻,她们都在等候大姐这个“帮主”发表重要新闻呢。姝茜姐先愉快向姐妹们介绍我们这次拍照时的情况,然后我们三个人轮流坐在电脑前,与姐妹们对话。大姐上面的姐妹真多啊,我们六只手都不够用啊,呵呵…..
其中有一段很有趣的对话是关于我的。这是上文我提到的那个lily妹妹发来的,她本来说好要来看我们的,结果我们来迟了,而她晚上有事情,所以来不了。我们在oicq遇到了她,下面是我们的一段对话:(由戴媚姐回答的)
…………

lily: 姝茜姐和猫咪姐住的地方安排了好吗?

戴媚:不好安排呀,我这里只有一张床啊(戴媚姐故意逗她)。

Lily:那她们怎么睡啊?

戴媚: 我和姝茜住酒店….

Lily: 那猫住哪里啊?

戴媚:她呀,一只猫嘛,有什么关系的—我们让她到街上去睡啊?呵呵

Lily: 哇,姐姐你们好残忍啊,竟然那猫咪姐姐一个人孤零零的流落街头。如果出了事情那怎么办啊?…….

嘻嘻,我在旁边看到她们这段有趣的对话,三个不约而同的哈哈大笑,这个lily妹妹还真可爱啊。虽然我和lily妹妹没见过面,但我从她的话语中感受到那种深深的姐妹情谊和关爱。当然我们还是告诉她实情—我和姝茜姐是住在有两张床的酒店客房里啦。于是,我们约好明天相见……
在我们的欢笑中,时间在不知不觉就到了凌晨3点多了。本来我们准备明天下午就要回南京去准备这次聚会的活动,但戴媚姐一再挽留我们,并说:姐妹们这次难得聚在一起,总得拍些相片做个纪念啊。我们想也是,于是我们同意明天白天先见lily妹妹,然后去商场体会一下女孩那种购物的感觉,晚上照相去。......
天亮了……
我和姝茜姐吃完早饭,就坐在房间里等候戴媚回来一起去见lily妹妹。因为戴媚姐一早告诉我们她先出去办事情了一会就回来。于是,我们在房间里又和lily确认了我们相见的地点和时间。…
九时,戴媚姐回来了。我们一行三人坐上去徐家汇的地铁,到了百脑汇——我们与Lili妹妹见面的地方。根据她告诉我们她所穿着---一件米黄色的西装,我们很快找到她,但却不敢马上上前确认,嘻嘻。因为在我们前面的这个人有点胖,跟相片里那苗条的小姑娘不大相象。为了防止认错人,我拿起手机试探性地拨了lily的电话,结果她的手机响了。于是,我不等她接起马上挂掉电话,就走上前去。这时候,我才感觉到她的眉宇和眼神中仍能看出她与照片中有相似之处,就问:“你是lily吗?”
她也很谨慎地反问:“你是…?”
“喵喵,我是咪咪啊,怎么不敢认啊?”我很高兴地向她介绍,“昨晚你还不是和关心我睡那儿吗?嘻嘻” “哇,你还蛮高的呀。”lily妹妹吃惊的说,“我还以为你好小呢?呵呵。” “来,我介绍一下——这是姝茜姐,那是戴媚姐。”姝茜姐与戴媚姐也上前很热情地和她打招呼。Lili妹妹很高兴地带我们到旁边的毕胜客吃比萨饼。我们四姐妹坐在一起,快乐地吃着、说着。谈起昨晚在oicq里话,大家不由哈哈大笑。由于时间关系,lily妹妹还要到单位报到,于是我们约好过几天在南京相聚。一次愉快的会见很快就结束了.
现在该去哪里呢?走,去逛街。于是,我们三姐妹决定先到离这里比较近的地铁地下商场去逛一逛… 我发现这里有很多卖假发套的柜台,就想停下脚步去买,但起先有点不好意思开口向售货员讲,就这样我们走了好几家柜台,终于我找到一个借口—这家店也卖太阳眼镜。于是,我先买了一副眼镜,借机与售货员小姐聊上。我告诉她,我们是搞艺术摄影的,需要买几副女式头套,请她挑几样给我们看。老板很热情地帮我们挑并向我们推荐好几副头套,我装着很内行一样趁机跟她砍价,姝茜姐和戴媚姐也和我配合地说,结果我三姐妹每人买了价格似乎很便宜的一副。(起先我们还以为自己占了很大便宜,后来才发觉这里买的假发比苏州还贵,呵呵,还是被人家宰了,不过,姐妹们在一起买女性用品,倒是很开心的呀。)在老板的介绍下,我又买了假睫毛.洗指甲油…
走出徐家汇地铁站,我们来到“上海第一百货商店”。由于三姐妹有了刚才配合的经套验,我买了一条吊袜带和一些化妆品。然后与戴媚姐去另一家商场里,她说要买了件紧身衫,回去送给夫人,不过她自己可是要先享用一下哟。于是,我问她还要不要买双鞋啊,她说不用了——她那位有好多鞋,这时候我们才知道,戴媚姐的鞋码是36号的,与她那位一样的尺寸,男鞋不好买.女鞋却比较好买呀,而且她们还可以互相穿呀。呵呵,我想这么好的尺码肯定有好多姐妹们会羡慕她脚的尺寸啊。
当然,小姐们光逛街买东西不吃零食怎么行呢?况且,本小猫嘴有点谗,我就拉着戴媚姐去买冰琪琳吃。而这时候天确实有点冷,姝茜姐穿着比较单薄的衣服感觉到有点冷,但看我们两个却在这个季节吃冰琪琳,感觉更冷了——嘻嘻,她赶紧溜到旁边一家恒源祥店里去取暖。后来,我们又买了一些热的东西,也让姝茜姐尝一尝,吃完东西,我们随便又逛了逛,在外滩照了一些合影,然后看时间不早了,乘车回到酒店…
吃完晚饭,戴媚姐拿了一架高级照相机到我们房间来。我们一边上网和姐妹们聊,一边开始我们的化装晚会。我先给自己化了一个妆,找到感觉后,然后帮戴媚姐化妆。她的脸颊比较丰满,所以比较好化,特别是眼睛部分,略微加了一些眼线和眼影,就显的特别的媚——跟她名字中所带的“媚”很相符啊。可能是这几天休息不好劳累的缘故吧,真不好意思,到了给姝茜姐化妆的时候,我的手不知怎么有点颤抖,很难下笔。姝茜姐倒是很能理解我,就让我歇会,她自己化了。我们三姐妹化好妆,穿戴上今天刚买的头套和衣服,去拍照留影。
有穿长裙来的,有穿短衫的,有穿睡裙的,有穿旗袍的,站着.躺着.坐着.单人的.合影的……反正爱摆什么姿势就怎么摆着照,真是自在极了,姐妹们一直闹到凌晨三点多了,才恋恋不舍地收起相机,躺在床上睡觉去. 想起明天就可以到影楼拿到漂亮的婚纱照,我不由的连做梦都在笑呢...

到了中午时分,我们又回到苏州,一下火车我们立刻赶到影楼很顺利取得照片,然后再赶紧打的回车站,在路上,我们毫不顾忌车里还有一个司机,迫不及待地看起了我们的婚纱照,兴奋地回忆着拍照时的情景和感觉,对两人的照片品头评足了一番。不一会来到了车站,由于这里有很多化装用品,于是我和姝茜姐一看时间还早就又逛起来,“哎呀,这个不错。”...“恩,我买个,你要买吗?”..“好啊,老板,这个能不能便宜...“;就这样我和大姐一边逛,一边这样对话着,不知不觉把身上的钱又都孝敬给那些店主,换回的是一大包东西衣服和化妆品,要不是姝茜姐提醒我:咪咪你还剩下多少现金?我们还打算再买一件漂亮的婚纱,结果我们搜遍全身,凑足身上的现金刚好只够买去南京的快客车票的钱(当时火车站附近的银行几乎没有,我们身上的银行卡在这里几乎没用处,估计现在这里应该会有了),呵呵,真是两个“疯女人”差点都连买车票钱都要用掉,还好大姐心细些,呵呵~~......
火车快进站了,娓妮姐匆匆忙忙地赶来了,她是先到影楼后,从老板那里得知我们已经去车站了,特意赶来为我们送行的。我们真是既兴奋,又感动。大家相互聊了一会,火车要开了,我们只得与娓妮姐依依握别,登上即将行驶的列车,告别了亲爱的好姐姐--娓妮。
苏州是我第一次在影楼拍照的地方,也是我最难忘的地方,还有那和蔼可亲的娓妮姐那份情谊也是我无法忘却的记忆......
四月三十日下午,我们又回到了南京。安排好住处,我们很快与杰丽联系上了,不会杰丽柔柔和雪琴三位南京的姐妹们都来了。她们知道我们到苏州刚拍好婚纱相片,我们的相册立刻被他们翻了个遍,呵呵...晚上,大家一边看着相册,一边谈论着明天到车站去接姐妹们的计划,同时安排到渡假村聚会的行动方案。姝茜姐则在一旁上网与姐妹们联系,许多没来的姐妹们都在询问大姐这次聚会的安排...
“啊,小莉怎么在网上?...”姝茜姐的一声惊呼,把我们都吸引到电脑前。因为根据雪儿的计划,雪儿、小莉和mari今晚将登上火车,明天上午就会来到南京。而这时在姝茜姐OICQ的好友名单里却突然出现小莉的名字,大姐开始还以为看错,一再问几遍,得到的答复是肯定的:是小莉!此时我们大家都明白了,小莉没有与雪儿一起上火车,她还在家里...。“呜呜..”。有人在哭泣, 我回过头来一看,原来是大姐....她为了要与小莉通电话,就赶紧下网,一边哭泣,一边拨打电话询问小莉为什么没上火车?小莉说她为了能在五一赶到南京参加聚会,想在节前把一项工程赶出来,结果累得旧病复发,现在正躺在床上,不能来南京与我们姐妹们聚会。看着挂了电话还在哭泣的大姐,我和杰丽在旁边不停的安慰说,“大姐不要难受呀,这次虽然小莉没来,但以后还有相见的机会啊,况且现在有这么多的好姐妹在一边陪着你,明天姐姐也最想见的雪儿也就会到了,....;大姐在我们的劝慰下躺到了床上休息....

我躺在床上想着今晚姝茜姐怎么会这样象小女孩一样哭泣呢?姐妹们没来就没来呗,这么会这么难受??想着想着就慢慢进入梦想。(后来我才知道原来这次的聚会是雪儿.小莉.柔柔.白色.杰丽.晃晃等姐妹和姝茜姐邀起的,当然她们也是《夏世莲客栈》开办以来的最早认识的姐妹,通过网上的认识和了解,大家彼此之间的感情都很深,所以她们才商量利用这次五一节放假聚会见个面,但后来由于很多姐妹因有其他原因而无法前来,所以大姐心里很难受,从而让我再一次深深地感觉到姐姐温柔的女儿心)
今天是我们约定聚会的日子,一大早,姝茜姐便和柔柔.雪琴坐车来到火车站去接雪儿和Mari。我和杰丽在酒店房间等她们的消息,而且听大姐说---今天雪儿可是穿着女装过来的,所以我在想这么漂亮的雪儿在火车上一定会有很多男士向她献殷勤的,呵呵~~....
“咚咚~”有人在敲门,我和杰丽立刻想到---她们回来了,两个不约而同地奔去开门。
门开后,门口站着几个人,我仔细一瞧,除了姝茜姐她们外还多了一个人,原来她是Mari,可雪儿呢???我笑着说:“姐你把人藏到哪里去呀,快叫雪儿出来,让我们见见啊 ,嘻嘻~”大姐没理我,一脸颓废的进来,一屁股做到床上。柔柔在旁边说,“我们没接到雪儿。”刚放下行李的Mari在一边补充说:原来在北京时,她在约定的地点没有等到小莉和雪儿,上车的时间到了,她只好一个人登上了火车,想在车上找她,结果也没找到,后来她想也许车上人太多,不好找,等到了南京下了车再找,结果她到站后和姝茜姐她们在火车站找了半天,结果还是没找着雪儿,只好先回来酒店了。我一听就懵住了,雪儿今天可是女装过来的呀,该不会路上出了什么事情???...柔柔和杰丽又去了趟车站,结果还是失望而回。大姐的眼泪又快掉下来了,我知道昨晚小莉没来已经让她难受了一个晚上,要是雪儿再...那大姐肯定会更伤心的。我冷静地想了一会,突然有个思路在我脑海里呈现,雪儿会不会...。
于是我就问姝茜姐:“雪儿知道这次聚会的渡假村地址吗?”“她知道啊。”姝茜姐回答道。“会不会她到站,没看到你们就直接去了渡假村?来,把那的电话号码告诉我,我打个电话问总台看看。”...我一边说,一边拿起电话,拨通了渡假村的电话问是否有个北京来的客人。总台小姐说,确实有位北京口音的小姐正坐在大堂里等着。哇噻!聪明的雪儿自己已经先到了我们聚会的地方。我们立刻打点行李,一行六人齐刷刷分坐两辆的士,直奔渡假村而来。
几经周折,这次聚会的姐妹柔柔、雪儿、姝茜、我、杰丽、mari、lili、雪琴终于相聚到一起了。
第一天晚上我们在别墅里化妆拍照,看我带来的CD录相,大家互相交流着各自的情况和对各种问题的看法。
第二天白天,Lili和mari变装到城里出行去买回去的车票,临出发前,爱美的lili妹妹还特意到酒店的美容院把睫毛烫了一下,美容了一下...我和姝茜姐、雪儿则坐船到湖中游玩,去参加垂钓活动,可惜这是下午的时候,鱼儿都已经吃饱,害的我们钓了半天一只也没钓到,喵喵~~...晚上的活动是放焰火、打康乐球、唱卡拉OK。夜深了,我们还在交流着,畅谈着彼此对生活的看法和观念……我们的聚会真的非常开心好玩....
可惜快乐的时间总是那么短暂,很快,我们就又要分别。我们先是送走了雪琴和杰丽,接着Lili坐车也回上海去了...
第三天我和剩下的姐妹一起到南京逛街,也玩得挺开心。非常时髦的雪儿虽然穿着是男装,但她苗条而又高佻的身材惹的店里的服务小姐总是叫她:小姐.小姐,试一试这个化妆品...小姐,看看这鞋。呵呵,这一点让我和姝茜姐羡慕的不的了,前卫的雪儿却始终认为她只不过是个漂亮男孩罢了,呵呵,那有用“漂亮”形容男孩的呀,乖乖的,雪儿真逗,呵呵~~ 晚上,我们送雪儿到火车站回北京...
第四天,到我也离开的时候了,一直工作很忙的柔柔也抽空赶来为我和姝茜姐送行,这次活动我和姝茜姐是最早来的,也是最迟离开的,看着姐妹们高高兴兴地来相聚,又各奔东西了离别的情景,让我深深体会到相见时难别亦难,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这次小猫江南行将永远留我的记忆里......

多年以后的后记:
多年以后我太太理解我的CD事情之后,也看了我写的这篇文章和那时侯拍的相片,说她看我那么辛苦去见姐妹们,好心疼我的身体,说为什么那时侯不带她去,她好照顾我下;我说那时侯你又不理解我的CD行为,怎么带你去呢?...她说,我们结婚时,她穿婚纱拍的照还没我穿的多,她很不甘愿耍赖似的用小手直捶我,要我以后有聚会时一定要带上她,不然她要...,呵呵~ 。
这些我最早认识的姐妹,现在情况怎么样呢?南京的柔柔已经好久没联系了,估计还在做他的老本行---计算机软件;雪儿,我在北京见过好几次,并一起去蹦迪去,多年过去了她依然是那样的苗条;姝茜也已经离开了扬州,在上海学习和工作了,由于工作关系她现在也很少跟大家联系,但她做的《夏世莲客栈》经过更新,也与以前有所不同了;杰丽在连云港工作,上次去北京可惜错过了见面的时间,不然大家又会打闹一场;mari已经做了手术,成了漂亮的女人了...;雪琴大学毕业后当了一名光荣的人民警察;lili也好久没联系了,不知道现在近况如何;上海聚会的戴媚现在也经常用"may"在这里发表她的文章和相片;这么多年过去了而我也经历了许多生活和工作的各种波动和挫折,但依然经常在网上与姐妹们保持着联系,因为我有着一份乐观的态度去面对生活和事业;那次的聚会应该也是我们中国网络上认识的CD第一次大聚会,我有幸运参加了这次的聚会,当时参加的人数并不很多,却是很热烈.很开心。现在相互聚会的姐妹们也开始多起来了,怎样能把这种聚会化做一种动力,提高自己的审美和交往素质,而不影响正常的生活和工作,我觉得这也是大家需要思考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