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百合花园 → 风雨心曲 → 难以忘怀的一封网上邮件——作者:媚儿


难以忘怀的一封网上邮件

作者:媚儿

这是我邀请好友参加变装社区网上征文活动,好友因为特殊的原因不能参加,写给我的邮件。其中点点深情难以表达,变装情结令人难以忘怀,今天复制来参加星空第一期有奖征文,其意在抛砖引玉,也希望姐妹们喜欢。

亲爱的媚儿:

我看见了你参赛的文章,文章写得很动人,我在为你叫好!请不要公开我的身份和情况,因为我在事业上还算一个成功的男人,我不想让我的第二位女友因为我喜欢女装而分手。下面是我在前几年玩传奇的经历,写给你也可以由你在变装社区发表。

第一次接触传奇的时候,也不知道心里抱着什么样的心理,在选择职业和性别上,竟然不由自主的选了一名女战士。在我以后的传奇生活里,这让我非常的苦恼、剌激、迷茫。

在我22级以前我并没有太在意我所选的ID上的性别,别人叫我MM只是笑着接受了。可是随着我传奇上的朋友越来越多,我的名气越来越大,没人叫我MM了,每天所见到的人都是叫我JJ。追求我的人也越来越多,就连自己想找老婆也因为我的性别无从下手,所以我一直在逃避,逃避所有有关于我性别的任何问题,直到我认识了他。对于他,一直到现在在我心里还抱有无尽的歉意和思念。

就是他改变了我对传奇戏耍的心态,让我明白传奇也是人玩的,是人与人之间的交流,对待别人的坦诚。

我认识他的时候他已经是一名带了狗的道士(所有战士妹妹的理想配偶)。当时我在行会里打出谁和我去练级的话时,不经意的他密了我,我欣然同意了。从此我们经常联系一起杀怪升级,我们聊了很多,从国家大事到芝麻小事,我们无话不说,无话不谈。和他在一起我真的很开心(东西我拿,钱我捡,药他买)。每天他对我嘘寒问暖关心倍至。他和别的战士去石墓练级从不放狗,气的战士直跳脚,问他为什么。他只说“不行,我老婆在沙练野蛮呢。”这些都使我非常感动。诸如此类的各种关心和爱护我一刻也忘不了,在这我也不细说了。

忽然有一天他对我说:“我可以今后叫你宝宝吗?你做我老婆好吗?”我当时立刻就想随口答应,可是忽然想起来我是男的啊,只是变装成女人。我怎么可以和他……我怎么有资格,他对我那么的好。

从此我对他开始有了距离,可是他还是每天不停的密我,对我一如继往的关心。终于在他一次两次,一天两天耐心执着的追求下,我终于被他打败了,答应和他结婚。

在婚礼的那天我们的朋友来了很多人,大家开心的为我们祝福,相互的追逐打闹。一时间比齐皇宫神兽、烈火、冰咆哮这些终极法术成我俩结婚的点缀。当主婚人宣布我们成为夫妻的时候我送给他了一个我全身家当买来的戒指——记忆戒指——并说:“老公,不管今后我们怎么样,每当你戴上这个戒指的时候我希望你能想起我。”当时所有的人都被我的温柔大方所感动,恭贺他找到了一个好老婆。我偷偷的瞄着他,看见他开心的不停对朋友们说“那当然,也不看看谁老婆,哈哈!”我心里的那份内疚却越来越重,直压的我喘不过气来。他也好象感觉到了点什么,一直的密我,问我怎么了,我只能含笑回答他说我太高兴了。

婚礼后的第二天,我刚上线他就密我说:“宝宝,你在哪?来沙城仓库。”

我答应着跑到了沙仓库,他站在我面前神秘的对我说:“宝宝,我昨天没给你准备结婚礼物,你猜我现在给你带来了什么?”随着就跟我点了交易。

哇~~~~~~~~~~裁决!

竟然是裁决,我根本没想到他竟然送我裁决,他拿的才是银蛇啊。再一次我被感动了,心里的内疚也随之增长。

以后的日子我们都过的很开心,我们在一起傲笑袄玛,转战石墓,生活好不惬意。

可是好景不长,由于我过多的沉迷传奇和喜欢女式装扮,和我相爱两年的女朋友终于愤怒地提出了分手。犹如一道激光电影,我被当场击到。在我苦苦的哀求下,她答应不和我分手,但我必须告别女装、告别传奇和我的“老公”分手。

从那天起我就一直没有上线,等到我没有办法挽留我的女朋友而再次分手,又重新穿上女装回到传奇的世界中的时候,他也已经转区了。朋友把他走的时候所留给我的话告诉了我,我真的差点哭了。面对一样的地图一样的装备,爱人不在,心里那份痛苦、那份内疚已经无限扩大。

如果你能看到的话,请让我最后一次叫你老公——“老公,宝宝好想你。虽然我骗了你,但我对你的感情是真的。如果我们还能见面的话,我希望和你做最好的兄弟。”

媚儿,以上是我在网上的经历,也是我的心路历程吧。在此请你和你的朋友原谅我不能公开我的情况,顺祝你在变装社区玩得高兴,祝愿你和你的朋友们永远美丽年青!

你的朋友:(高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