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百合花园 → 风雨心曲 → 过去的韵事——我给女友(妻子)穿耳洞


过去的韵事——我给女友(妻子)穿耳洞

作者:叶子

摘自中国变装

拙妻还是姑娘的时候就是个洁癖人,刚谈朋友不久就挑我的毛病,这不干净那不卫生。最奇特的事就是爱掏耳朵,她敢动手挽我胳臂不几天,就要给我掏耳朵。恰好我最不喜欢的东西之一就是掏耳朵,那一年在农村征兵体检,医生给我检查耳朵,看不见里面,一掏就掏出两大堆耳屎,疼了我好几天。女友要掏,不好不干,掏着掏着,她翻起我的耳垂来:“呀,你的这个耳垂上有耳环眼,让我看看那边耳朵,呀,也有呀,两面都是通的。你什么时候穿的?”我嗫嚅着说:小时侯穿的。“是你妈妈穿的吗?”当时由于不太了解女友我还不敢正面回答是自己穿的,只好转个弯:我最小,妈妈最喜欢我,我上学前,一直穿的女孩衣裳。女友:“真的有意思,你妈妈把你当女孩,穿花衣,戴耳环,好玩。你的耳环还在吗?”我鼓起勇气说?:还在,是一副银耳环。女友乐了:“你一定拿来,戴给我看看。”我说“你要看我戴耳环,有一个条件,那你也要穿耳环眼。”“不不,我怕疼。再说街上没有一个人戴耳环,我妈连耳环眼也没有,她肯定不同意我穿耳环眼。”“咳,文革过去了,女人爱美,戴耳环是迟早的事,不信你就看。”“我怕,我不敢戴”谈判暂停,当时我就打算,将来一定要给女友戴上耳环。
开放了,女人自然爱美。不久,街上女人服装开始越来越美,一些有耳环眼的老年妇女,戴上了过去的耳环和手镯。我问女友想不想戴耳环,女友不为所动。不过一天,女友去我宿舍,问我的耳环,我翻出来让她看,她让我戴给她看看,我说:你给我戴。她说,她害怕。我告诉她,我看不见自己的耳朵眼,不会疼的,让她放心戴。我扒开耳环,告诉她用耳环细尖插进耳环眼。她颤抖着给我戴耳环,当时我的心也象她的手一样战抖,她一边戴一边问疼不疼。可她无论如何也捏不圆这只耳环,我笑着自己把耳环捏圆,没有让她帮忙,自己又戴上另一只耳环。她笑了:“你好坏,自己能戴,还要我帮忙。你肯定经常戴,好熟练。呀,难怪你妈把你当女孩,我也下过乡,那里也有戴耳环的女孩,可你比她们好看,你真的象女孩,白里透红的皮肤,又秀气。耳环戴上更好看。”“给你戴上这副耳环好吗?”“我没有耳环眼。”“我帮你穿,用针线穿,几天就会长好。”“我怕疼。”“不疼。”“我不信。”“真是不疼,我就是这么穿的耳环眼。”我假装生气:“你不穿耳环,我们不结婚。”“那我结婚再穿,你没听说,临上轿再穿耳朵眼吗?”真没辙。终于准备结婚了,我问妻子穿耳否,她说:旅行结婚再说。

女友要旅游结婚,我也同意,但悄悄与女友商量,出去要穿耳戴环。女友说没有一个同事戴耳环,她不好意思出风头,再说没有耳环眼怎么戴耳环。我说:要你妈给你穿。她说:我妈没有穿过耳环眼。我说:我给你穿,用针线在耳垂上穿过吊一个小珠子半个月就好。她瞪大眼睛:我怕针,那一定很疼,要是真穿了耳朵,我妈会骂我的,出去以后再说。
我们旅游出行以是秋天,到了杭州。路上,我充分发挥主导作用,琢磨着给她戴上耳环,以苏杭年轻女子打扮时尚诱导妻子。在一家饰品店,为妻子买了一副手镯,又鼓捣她买了一副穿耳式水钻耳环。旅社里,我给妻子戴上手镯,又问妻子戴不戴耳环?她说:很喜欢,就是没有耳环眼,戴不上。我告诉她,用耳环直接戴上去。她说她怕疼。我笑着说:“亲热一下就不疼了。”说着,我就一把抱起她上了床(千真万确),好好地亲热了一番。妻子在我的怀里,满脸红润,撒娇说:“拿你没办法,就让你穿耳环吧。”我用早已准备好的酒精棉球,给她耳垂和耳环消毒,趴在她的身上,硬把耳环穿进妻子的耳垂上(我自己的耳环眼就是先用耳环穿,后插进塑料丝长成的)。穿好两边耳环,妻子起了床,对着镜子,两边看看,十分满意。每天,我帮妻子用金霉素软膏小心呵护耳环眼,没有发炎。到了上海,妻子看上一对水钻吊耳环,买了就换,吊在耳旁,满心高兴。
回到家,请客办酒,满桌宾客,尤其女宾十分关注妻子的耳环,因为,当时我们这个内地城市还没有年轻女子戴耳环,特别是时尚的水钻耳环。妻子上班以后,她的同事都说她戴耳环好看,说她领导了新潮流,还问她穿耳疼不疼。每每说到,一脸高兴。后来,街上有了穿耳环枪,女人戴耳环者多了起来,街上耳环样子也多了起来,我经常为妻子买新耳环。当然,我的耳环眼也没有闲着,妻子是倒班职工,我常常穿着妻子的衣裙和高跟鞋,戴上自己喜欢的耳环,做家务。有时,戴着妻子的耳环睡觉,等妻子下班,好和她亲热亲热。女儿出世了,我的好日子随着她的长大而渐渐逝去,只有偷偷戴一下过瘾。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