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百合花园 → 风雨心曲 → “衣情”别恋——作者:沈晴


“衣情”别恋

作者:沈晴

在SARS肆虐期间,恰恰是我工作最繁忙的一段日子,工作挤占了我大部分的时间,即使不畏惧感染SARS,也无暇顾及其它。非典对经济的影响不是全面的,消费降低了,加班费多了,两个多月来反倒腰包鼓了,额外多了几千大洋。随着SARS疫情的解除和工作的完成,我又轻松悠闲起来,有了更多的时间出去走走,曾一度消失的“衣情”开始复苏。

同一品牌、款式、颜色的两条灰绿色休闲裤,在两个夏天里,轮番上阵,旧了,该换了。前几日下班回家,经过华联商厦,便走了进去。逛华联必然是先到女鞋区,走马观花,未发现中意的款式,便上楼了。二楼是女装区,三楼是男装、休闲运动装。我逛商场几乎不去看男装,即使经过,也不会多看一眼。正对滚梯口,MUDD品牌还算醒目,吸引目光是迎面展出的牛仔裤,时尚前卫,是青春女孩的选择。我的目光落在一条仔裤上,无奈人多,不能近前,只好等待那几个女孩看够了离开,方才上前亲密接触。对MUDD这个品牌还不算熟悉,但眼前这条牛仔裤,深蓝水磨,布料与做工并不亚于什么苹果、LEE,大喇叭口,超低腰(低于脐下约两寸),在苹果、LEE这两个品牌中很难找出这么一条时尚漂亮的。看看价签:¥320.现价:¥208.价钱可以接受。我扭头招呼服务员,那是一个长得小巧的女孩,涂着很浓的绿色眼影,她已经看了我很久。我故意装作不知,询问了一下价格(核实一下)。她问我谁穿,我说是给女友买。按我的穿着风格,那女孩这样问,我并怀疑她有什么其它用意,猜想她只是想根据身材选择尺码。不想说给自己买,免得引来她们的窃窃私语,等我走了,再对我议论一番。我对她说拿一条腰围贰尺的,并要了软尺。我不论买什么衣服从来不试穿,有时候凭眼力,有时候用尺子(我学过剪裁缝纫),基本不出错,倘若不合适再来换一件。低腰裤的腰围不能按平常所说腰围来量尺寸,因为裤腰在胯部,尺寸大概要增加两寸。而不同品牌的服装也存在差异。服务小姐确实有经验,给我拿来一条腰围64厘米的(标签注明),我用软尺量了一下腰围和裆与裤脚之间的尺寸,认定合乎我的标准,当即示意开票。回家一试,非常合身。

脚上的细带凉鞋,经过去年一个夏天的践踏,也该换了。家里倒是有六双凉鞋,两双扁跟(圣琪儿),两双细跟(哈森、LIZ CLAIBORNE),坡跟(卡迪娜)中跟(杰妮芳顿)各一双,还有一双耐克女式沙滩鞋。这些,大都比较女性化不宜穿着上班,再就是舍不得作为日常穿着。还是去买一双中性一点,比较便宜的吧。

记得去年在双安商场附近有个外贸服装店有一款台湾产的沙滩鞋不错,100多元不算贵。前日赶去,发现已经没有卖了。我有些后悔去年没有买。这让我想起1995年在青岛买过的一双进口磨砂皮女凉鞋,也是100多元,不过那时已经觉得够贵了。那双鞋有些像现在的沙滩鞋,不过鞋面、鞋垫都是皮的,前面约1.5厘米宽的一字带,与脚踝两侧的带子是整张皮子剪裁的,没有拼接,其造价可能较高。前后共三个三角金属环连接,设计风格简约,至今依然非常喜欢。那双鞋穿了三年,后来丢掉了,可惜再也买不到了。97年我穿着它进了北京。偶然在友谊宾馆附近看到一个外国女人也穿了和我同样的鞋,也是我唯一看到与我穿相同款式鞋子的人。那一年,北京还很少看到沙滩鞋。哦,扯远了。(顺便提一下,刚发现在人民大学对面当代商城南的双榆树南街,有一家卖大号女鞋的店铺,款式比较时尚,附近的朋友不妨去看看。)

原路返回。顺脚进了双安商场。在双安看到一条ONLY的白色牛仔裙,煞是喜欢,¥249. 问一下,被告知不打折。哼!不打折就算,我不急,过了夏天卖不出去,你要急!不打折才怪呢!在体育服装区找到一双匡威的沙滩鞋,虽说花色不太理想,还算过得去,原价:¥190. 现价:¥137. 决定买一双凑合穿。服务员告诉我只剩下这一双,38号,小了点,不成。赶紧走,去附近的当代商城看看。

出双安,紧走,到了当代。上二楼,找匡威,果然,这里有。服务的小伙子给我拿出一双号码合适的,一试,不行!怎么啦?太瘦!不是鞋瘦!把前面的带子紧到极限,依然不行!小伙子笑了:你的脚太瘦!得!我没有感到惋惜,这下我更有理由穿女鞋:买不到合适的男鞋啊!呵呵,这是我的理由吗?我被打五折的促销声音吸引,来到ESPRIT(埃斯普利特),相中一条牛仔裤,500多元,打五折才250。服务员说,会员才享受这个价格。去你的吧!买你的才是250呢!走人!

昨晚,我又来到阜成门华联商厦,又来到ESPRIT(埃斯普利特),这里也在打五折,不过不需要是会员。我挑选一条深蓝色牛仔短裙(膝上10厘米左右),原价¥360.现价¥180. 一件红白相间的吊带背心,¥125.现价¥60. 还有一件短裙,中性休闲风格,适宜外出、旅游穿着。原价也是¥360.现价¥180. 拿不定主意买白色的还是米色的,决定暂时不买。顺便又去看了看ONLY的白色牛仔裙。赶紧走吧,不走也不行,商场要打烊了。

回家一试,裙子十分合身。可惜吊带衫胸前有个小洞,看来又要去一趟华联了。我真担心,经受不住诱惑,一块把那件裙子买回来,还有那件ONLY的白色牛仔裙,我可惦记着你,把你弄到手只是时间问题。摸摸钱包,没有前几天那样鼓了,明天再去恐怕要掏空。这可是这个月的生活费啊!扳扳手指头,1、2、3、4、5……还有10天发工资!勒紧裤腰带吧,反正最近肚子有些大,正好减肥。没办法,谁让我“衣衣”难舍呢!

商场天天开门营业,厂家不停生产,还有那些服装设计师不断推出新款式,自己喜欢的衣服也越来越多,总不能看见喜欢的就买吧?再说那要花多少钱?自己又能挣多少钱?总得想个法子克制一下,“衣情”别恋,不能总是“衣”见钟情,“衣情”就是疫情!发生在一个人身上同样也是可怕的,朋友你说,是不是?

摘自中国变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