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百合花园 → 风雨心曲 → 美食-美事-美丽心——作者:雪梨


美食-美事-美丽心

作者:雪梨

记19/9第一次外出就餐
顺黄河而下一天的游玩结束了,领略了黄河沿岸的塞上江南风光,侧望夕阳,看着城市阑珊的灯火,带着余兴没有卸妆,架车返回。整整一天没有吃什么东西,这时肚子觉得应该吃点什么东西了,时钟已指到了21:00。
驱车穿过市中心,来到了一家很不错的酒楼停车场,熄火,下车……等等,打开的车门又关上了。就这样去吃饭吗?YES:以前从来没有这样去吃过饭会有问题吗;NO:感觉意犹未尽,肚子也好饿的。怎么办呢!怎么没有考虑这个执行计划呢,后悔呀。
在鼓励声中,狠了心,去!
在车里开始商量计划了。1、派么菲娅(男装)进行实地侦察,选好位子等待消息;2、如果可以,我(女装)和呦呦姐携手直接入座;3、么菲娅和呦呦姐点菜,我沉默。大家不要笑,毕竟我是第一次去公共场合就餐嘛。
几分钟过去了,么菲娅带回了好消息——人不算多。哎,这时的我真不知道是希望人少还是人多。人少清净,不会有很多人关注,但服务员有可能全盯着我议论导致穿帮。人多吵闹,服务员忙碌,但食客们会不会盯着我导致穿帮呢。哎……
我收拾自己的小手包,把就餐后需要补妆的粉、唇膏和湿巾放了进去,下车,锁门。然后赶紧小跑到呦呦姐身边,拉着她的手,想两个女人一样忸忸怩怩的朝酒楼走去,看起来10米的距离一下变长了很多。呵呵,么菲娅在门口等我们呢,他和服务员一起为我们两开门,我这时是又紧张又惬意。进得大门,我傻了,那么多人,几乎是座无虚席。这时的服务员热情的为我们引座,我恍惚的听见有人议论,但实在听不清楚。我把呦呦姐的手攥得更紧了,我手心的汗珠不经意的蹦到了呦呦姐的掌心。
上到二楼,我们入座,哇,好亮的灯光洒在我们的脸上,我不得不微微的低下了“高傲”的头。怎么计划有缺陷?没有计划吃什么,天啊,这样服务员会站在我身边很长时间的。这个么菲娅真是的,慢慢的点菜,还问服务员推荐好吃的,真不知道他是故意的还是。我实在是觉得不说话干座着太难受了,嘿,计上心头,我打电话去(当然是假装打了),我走到窗边,背对他们开始了“假打”。好了,心里感觉没那么压抑了,漫长的点菜工作也结束了。
在等待中,我们又再一次的欣赏了这一天的照片。菜很快就上来了,开吃吧,我拿起了筷子。说实在的,我化妆后还从来没有正式的吃过饭,这时的心里非常的惬意。怪了,居然也能象着有韵味的女人一样小口地吃菜,细嚼慢咽。食物滑到了胃里,心里也感觉塌实了,实在太饿了,也自然了。我真羡慕么菲娅的狂吃狂咽,我好想也夹上大大的一块糖醋里脊来满足我的食欲。哎,我终于知道女人为什么吃得又少又慢了。肚子里装了点东西,不那么饿了,在服务员来续水的时候,我也能向他们甜甜的一笑表示谢意。
我们就着香甜的饭菜和白日的回味填饱了肚子,说实话,我真没吃饱,也没有品出那么多佳肴的滋味,心情紧张和角色导致的后果吧。买单后我简单的补了一下装就准备回家了。天啊!计划中又少一项,离开酒楼的程序是什么呀。不过有了进入的经验,感觉不那么惶惶不安了。我依然拉着呦呦姐的手缓步下楼,朝门外走去。楼下的食客已悄然离去了,只有闲散无事的服务员在等待下班,自然他们关注的目光投到了我的身上,我不由得加快了前行的步伐,离开这里。走到门口,天色已晚,门口停了几辆侯客的出租车。么菲娅最后出来,他突然停住了脚步,原来他要看看索要的发票是否中奖,我和呦呦姐也凑过来查看。
就在着短短的几十秒内,今天一天的游玩达到了高潮,大家肯定要问了:怎么会呢?听我慢慢道来。就在我们凑到一块然后分开朝停车场走去的一刹那,候客的出租车司机们的对话穿到了我们的耳朵。“哇、哇、哇、哇噻,好高呀,真靓……”,“叫什么叫,也没有多高嘛”,“你有她高吗你?没多高,也没见你有它高呀”“靓女,打车吗?去哪里?”……我们继续往前走,相信那几双依然注视着我们。上了车,大家都忍不住一阵狂笑。其实大家也有这样的经历,但是对于我的第一次被人在公共场合品评,我真的好激动。
我相信大家的最大愿望是融入社会,最大的乐趣是公众给予我们那种含沙射影的感觉。跟大家分享我的第一次,分享人生中不平常的经历,也是我的心愿。让我们做个快乐的女人,我好想大喊一句:姐妹们的生活真的与众不同,充满了**与梦想,姐妹们的人生是那样的充实和美丽。

摘自中国变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