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百合花园 → 风雨心曲 → 忆同学少年——作者:花飘零


忆同学少年

作者:花飘零


他一直被同学嘲笑是“丫头”,我却从没笑过他,因为我跟他是最要好的朋友。一起开小差,一起恶作剧,有什么心里话都彼此倾诉。

一天,上体育课,测验50米短跑,我们排在后面,于是就躲到树荫下去等着。我跟他坐了靠在一起,他看周围没人,把裤管卷起来偷偷给我看,“我穿了妈妈的肉色丝袜呢。”虽然是短丝袜,可我看了顿时心跳加速,“明天我也穿!”他跟我拉勾,明天谁不穿谁小狗。

第二天我穿了妈妈的长丝袜,课间休息时,拉着他跑到一个没人的地方,拉起裤脚给他看,他捂着嘴笑,“我舅舅给我买了一双斑马纹的长统袜,我才不好意思穿呢。”我说怕什么,又没人看见。他笑了笑,“除非你穿,我们一人一只。”唉~

美术课上,我不小心把红色水彩溅到脸上,随手一抹,就没当回事。过了一会儿,他盯着我看,看得我莫明其妙的。“你怎么像涂了口红似的?”我拿起小镜子一看,天啦,我怎么把水彩抹嘴上去了,擦掉之后,他鬼笑地跟我说:“不过真的挺漂亮的。”我没当回事,他突然说,“周末我去你家玩,好不好?”我高兴得直点头,我去过他家好几次,他还从没去过我家。

周日,爸妈都上班去了,因为是厂里的骨干,他们很少休息。平时我也怪无聊的,这次他来,可有人陪我玩了。我带他在家里转了转,到我房间,他说我们来涂口红玩吧,我无奈摇摇头,“没有口红啊,拿什么涂?”他叹了口气,又问,“你有没有哪个亲戚家有呢?去借来。”这是什么鬼主意,我才不去,一个大男孩儿去借口红,像什么。最后,他问,“有没有水彩笔啊?”这个我有的是,因为我爱画画,经常买水彩笔。一股脑全翻出来,他挑了一支大红色,让我给他涂,我细心地给他描好,他照了照镜子,感觉不错,拿起花瓶上的纱巾就裹在头上,不知道从哪跑出来的村姑。我对着镜子也描好了“口红”,他赞不绝口,“不错不错!”我也找了个一块纱巾裹在头上,得!两个村姑。我们笑得前俯后仰。

想起这些往事,感慨万千,虽然只是丘海中的一粒沙,但在我的变装生涯中却起到了微妙的推动作用。后来初中毕业后各奔东西,再也没一起玩过。

不过,最近跟他联系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