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合变装——笑百合之家文字版块易装文学 → [原创]宜南国记之姚金彪传


  共有1128人关注过本帖树形打印

主题:[原创]宜南国记之姚金彪传

美女呀,在线,快来找我吧!
洛阳公主
  1楼 个性首页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勋章:
等级:桃花醉梦 帖子:273 积分:2399 威望:0 精华:8 注册:2013/8/11 16:58:54
[原创]宜南国记之姚金彪传  发帖心情 Post By:2018/4/15 13:16:26

宜南国记之姚金彪传

还是城南虎豹营三等军校的时候,姚金彪就以风流好色出名。每月俸禄一发下来,他就去茶馆酒肆找相好,花天酒地,不留积蓄。父母只好张罗着给儿子娶个媳妇收收心。新娘子是斜对门豆腐坊牛师傅的女儿,闺名雪滢。名字文绉绉的,不想娶进门却是个母夜叉,一下子把姚金彪镇住了。姚金彪只能偶尔出去偷腥,可把他馋的。

姚金彪和萧俨、梁雄有过同袍之谊。这二位入了女军,姚金彪表面轻蔑,内心嫉妒,认为她们是刨了卵子换的功名富贵,时常对她们言语不逊。二王子之乱,姚金彪也参加了叛军。附逆之罪,本应砍头,新国王怕军心浮动,才赦免了姚金彪等人,令其戴罪立功。姚金彪在三等军校(后改百户)的职位上,十来年没有升迁。后来姚金彪走了宠妃崔文琪的门路,与国舅崔君立拜把换帖,才慢慢得到提拔。征黑蛮之役后,姚金彪以战功升为步兵正千户,充城南兵营操练官,把守营门。

姚金彪抓住机会,攀上了新任兵马大元帅符庭芳。那日大校场上被姚金彪舔--阴之后,符庭芳春心萌动,茶饭不思,却羞于开口。姚金彪是个风月场上的好手,一步步将符庭芳引入圈套。他其实并不喜欢符庭芳这样的老女人,嫌她半路出家,男人痕迹太重。不过为了功名利禄,个人前程,牺牲色相又算什么。从言语勾搭,眉目传情开始,符庭芳终于按捺不住,要主动勾引姚金彪,献出自己的第一次。

一日夜里,符庭芳本该卸妆就寝,忽然传召姚金彪入帐议事。姚金彪匆匆赶来,元帅亲兵海棠却将其引入屏风之后。姚金彪小心翼翼掀开帘子,却见一团氤氲白雾扑面而来。定睛一看,有位女子正浸泡在浴桶中,一头青丝散落在洁白的美背上,亲兵芍药为她搓澡。

“卑职不慎冒犯了大帅,死罪死罪!”姚金彪连忙道歉,转身就走。

“姚千户,你以为这样就完了?”背后传来符庭芳幽幽的声音。她虽然努力用娇柔的女声说话,嗓音却有些沙哑,不男不女,闻之毛骨悚然。

亲兵海棠、芍药拔出宝剑,拦住了姚金彪的去路。

姚金彪明白走不脱了,背对着符庭芳低声恳求道:“大帅可否赦小人亵渎之罪?”

符庭芳哈哈大笑道:“老娘看都被你看了,还能怎么着?是不是还惦记着老娘的黄汤啊?”

姚金彪读懂了符庭芳的心意,遂转过身来,弯下腰,面对符庭芳的背影,挤出谄媚的微笑:“大帅若是还生着小人的气,请您剜了小人的眼睛,割了小人的舌头。小人死而无怨。”

符庭芳转过身来,双手下意识地护住白玉般的丰满胸脯,咯咯娇笑道:“我哪儿舍得呀?姚千户上回把老娘伺候得服服帖帖,老娘自从做了女人,还没有这么舒服自在过呢。”

姚金彪一双眼睛,直勾勾地盯着符庭芳的酥胸,弄得她怪不好意思的。咽了口水,姚金彪试探性地问:“那大帅今晚召我又有何事呢?”

符庭芳努力展现出妩媚风情的姿态,抬起一条光滑玉腿,翘到半空中,掬起一把清水,倾洒在瘦削的香肩上,眼神带着勾引,嘴角露出风骚。这段时间,她越来越喜欢打量自己女性化的身体,摸摸下巴,胡子没了,摸摸大腿,光溜溜的,玉胸盈盈,小腹平平,两腿间剩下一道诱人的沟壑,要是脸蛋儿再漂亮一点就好了。这样玲珑曼妙、香软柔弱的女儿身子,散发着成熟浪荡的气息,简直是长成了让男人操的!符庭芳回忆起昔日抱着花魁颠鸾倒凤的场景,下身隐隐作痛,一摸下面没有了,才意识到如今轮到自己承受男人工具的开凿了。

“今夜花好月圆,小女子情愿侍奉枕席,与公子共结良缘,还望公子不弃。”符庭芳突然从浴桶里站起来,双手护住下部,玉臂堪堪遮住乳尖,湿淋淋的洁白身躯在油灯的照耀下,闪现出特别的光彩。她尽可能地模仿娇羞少女的腔调,让男人一听就身子酥软了。

姚金彪并没有立即上钩,而是用眼神示意。海棠和芍药知趣地退下了,站在大帐门口放风。姚金彪确认帘幕紧闭,才走过来握住符庭芳的玉手,柔声道:“大帅既有意,小人就却之不恭了。大帅请。”

裸身的符庭芳从浴桶里走出来,旋即被姚金彪拦腰抱起。姚金彪稳稳地托住她的身子,轻轻放在床榻上。自从符庭芳做了女子,连床榻布置也充满了女儿气息,粉色的床单上绣着鸳鸯戏水,绣花枕头镶了金丝边。符庭芳斜卧在床上,看着姚金彪宽衣解带,心中小鹿乱撞,脸蛋儿微微羞红。男人的身体有什么不能看的,自个儿从前不也是这个样子吗?符庭芳虽这么想,一看到姚金彪露出厚实的胸膛和发达的腹肌,瞬间眼珠子都直了。姚金彪再一扯掉裤带,暴涨的尘柄将内裤顶得老高,符庭芳看得都流口水了。她也说不清为什么会喜欢上健美壮实的男人身体,总是幻想着被又大又硬的不倒金枪捅穿女儿身。姚金彪的舌头在花户外面舔来舔去却不进入的焦虑感,真真折磨人!

“大帅,请张开腿。”姚金彪像狗一样趴在符庭芳身前,双手按住她的膝盖,将她并紧的双腿缓缓分开。

“公子,别叫我大帅。人家还是个未出阁的姑娘家。”符庭芳顺从地配合着姚金彪的动作,轻抬大腿,将后天的美丽花户毫无遮掩地展示在姚金彪眼前。

“哪有这么骚浪不知耻的姑娘?”姚金彪嘻嘻一笑,埋头去舔她的花户。

男人温热腥臭的舌头与花门接触的一刹那,符庭芳尖叫出声,心肝儿都快飞了。她本能地并拢双腿,夹紧姚金彪的脑袋。姚金彪却变本加厉地用嘴唇和舌头攻城略地,玩弄一个女子最神圣最私密的贞处。下身传来的麻痒感令符庭芳泪花飞溅,娇啼连连,整个身子不住颤抖。老娘可是被一个好色无耻的登徒子肆意亵渎、羞辱、侵犯最重要的部位,怎么会一丁点儿痛苦也不觉得,只有绵绵不绝的快感和振奋?符庭芳禁不住用双手抓住饱满发颤的一双奶子,配合姚金彪的节奏,把玩刺激自己的敏感花蕾。不一会儿,姚金彪的舌头也沿着她的肚皮一路舔上去,最后含住并吮吸她的奶头。符庭芳抑制不住地大声浪叫起来,吓得外面值守的海棠芍药赶紧检查四周有没有人偷听。

前戏做足了,符庭芳屏息静气,等待那个神圣时刻的到来。依稀记得净身的时候,自己亲眼看着女官姜映雪一双纤纤玉手把男根搓得充血饱胀,一柱擎天,在它最粗最长最热的时候,用无比锋利的精钢阉刀将其飞速斩断,连最后一次射出阳精的机会也不给,连同松软的皮囊、硕大的玉卵一并切除干净,鲜血泉涌。伤愈之后,又是姜映雪拨开新生的花瓣,将那一粒元红丹放入紧致的洞穴中,赋予自己清白贞洁的处女之身。马上自己就要从姑娘变成妇人了,要把女人最纯洁最宝贵的东西奉献给这个色中饿鬼、风流郎君了,符庭芳心中既有不安,也有期待。

姚金彪脱掉了裤头。符庭芳盯着他的下身,发现那话儿还没从前的自己大。不过姚金彪并没有令她失望。姚金彪紧紧抱住符庭芳的玉体,双唇贴住她的红艳樱唇,胯下的尘柄轻轻抵住了潮湿的花户。符庭芳明白最后的时刻到了,微扭娇躯,细声对姚金彪呢喃道:“一日夫妻百日恩,万望郎君珍惜奴家。”

“今夜就是我俩的洞房花烛,虽无三媒六聘,拜堂成亲之礼,小生定不辜负姑娘这番深情厚意。”姚金彪一面温柔地安慰着符庭芳,一面腰身一挺,将直挺挺硬邦邦的尘柄精确刺入,突破了那一层薄薄的膜,在重重皱褶软肉的包裹下,直捣花心。符庭芳下身一疼,瞬间感觉到体内的空虚被填满了,兴奋得几乎窒息。自己破瓜了,有男人了,比起昔日破掉雏妓绿珠的身子,如今自个儿被男人一插一拔,九浅一深,那种阴阳颠倒、主客换位的别样感觉,令符庭芳既悔恨,又愉悦。姚金彪的床上功夫真好,一根鸡巴那么灵巧,能软能硬,能长能短,时如钢枪,时如小蛇,弄得符庭芳高潮迭起,娇吟嘤嘤,春水泛滥。

“做男人好,还是做女人好?”姚金彪趁符庭芳意乱情迷,悄悄咬耳朵问。

“当然是做女人更好。啊啊啊,加把劲儿,快干老娘,干死我吧!”

姚金彪骑跨在符庭芳身上,奋力突刺,大汗淋漓,粗喘不止。听到符庭芳尖细的哼哼声,姚金彪却心情复杂:过去那个满脸络腮胡子,肌肉发达,一身臭汗,跟自己一块儿征战沙场,跃马扬鞭的魁梧壮汉不见了,摇身一变,成了一位风流妩媚的淫娃荡妇,甘愿让男人在她的身上耕耘,征服她的身心。而且,她还是手握兵符号令三军的大元帅,执掌生杀大权!堂堂大元帅沦为姚某人的胯下玩物,献出了宝贵的元红,任凭自己奸淫玩弄,岂不说明老子比大元帅还厉害?姚金彪本来还嫌符庭芳不漂亮,女人味不够,尤其是男性骨架和公鸭嗓令他恶心欲呕,渐渐也不计较了,反而觉得征服这样的女人更有挑战性,更能显摆大男人的威风。

符庭芳的娇吟声越来越高亢,越来越急促,眼眶里泪水涟涟,粉颊秀颈上泛起红潮。她感到那根灼热的铁棒穿透身体,仿佛要把自己顶到天上去。姚金彪知道她快要丢了,加大了力度,不再顾忌隔墙有耳,只管将这个小贱妇的嫩穴操爽操翻。忽然,姚金彪的茎根感觉到她的肉壁急剧缩紧,合拢,随着一声刺穿苍穹的尖细浪叫,哗啦啦的淫水喷涌如泉,瞬间满溢出来,润湿了姚金彪的男阳、卵袋和腹股沟。姚金彪瞬时精关失守,灼热粘稠的白精像穿云箭一样准确射入符庭芳的花心!被符庭芳压榨干净以后,姚金彪失去了力量,像麻袋一样瘫倒在符庭芳的肚皮上,搂住柳腰,枕着藕臂,沉沉睡去。

清晨姚金彪醒来,见符庭芳先醒了,正坐在床头穿内衣。姚金彪双手扶住她的肩头,温柔地说:“娘子,我来帮你穿吧!”

只穿了肚兜和亵裤的符庭芳,娇嗔一声:“谁是你娘子?本帅还是个没出阁的姑娘。”

姚金彪捡起床上一片染了血污的白绸子,在符庭芳眼前晃一晃:“庭芳姑娘,你已经是我的人了。一日夫妻百日恩,今后你就从了姚某吧!”

符庭芳伸手夺过那片白绸子,想要藏起来:“你个没良心的,外面有了家室,又来占老娘的便宜。也罢也罢,老娘的身子都给你了,今后你可要随叫随到,好好伺候老娘,别让你家那头河东狮知道了。”

<!--[if gte mso 9]><![endif]--><!--[if gte mso 9]>MicrosoftInternetExplorer402DocumentNotSpecified7.8 磅Normal0<![endif]--><!--[if gte mso 9]> <![endif]-->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18/4/15 13:19:40编辑过]

支持(0中立(0反对(0回到顶部
美女呀,在线,快来找我吧!
洛阳公主
  2楼 个性首页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勋章:
等级:桃花醉梦 帖子:273 积分:2399 威望:0 精华:8 注册:2013/8/11 16:58:54
  发帖心情 Post By:2018/4/15 13:18:38

 

姚金彪嬉皮笑脸地说:“大帅有令,卑职安敢不遵?我家那臭婆娘也就在窝里横,出了门她就管不着啦!”一边拾起一双刺绣素白丝袜,小心翼翼地卷起来,套到符庭芳的脚尖上。符庭芳顺势伸出大腿,任由姚金彪灵巧十指在腿上滑动,把丝袜提到大腿根,抚平皱折。

姚金彪也穿好了衣服,遂呼叫海棠、芍药二婢,为符庭芳梳洗化妆。今天符庭芳要巡视五百名新阉骑兵的营房,看她们净身去势之后,是否适应女子的生活,骑马射箭是否和以前一样娴熟。粉面红唇、簪花戴环的符庭芳,穿了一双绣花牛皮战靴,八幅战裙之下,露出一截浑圆素净的白丝大腿。

符庭芳示意姚金彪先出去,她要方便一下。姚金彪调侃道:“不用卑职拿嘴巴接了?”

符庭芳粉面羞赧,指着他的鼻子骂道:“老色鬼,滚出去!”

海棠、芍药抬过来一只女用净桶。符庭芳坐在净桶上,一动不动。芍药掀开她的战裙,海棠伸出手将她的亵裤解开扣子,拨到一边,用香囊按摩女阴周围的穴位,进行催尿。也许是破了身子的缘故,符庭芳的花户还留着被男人蹂-躏过的痕迹,肿胀疼痛,尿道口火辣辣的痛,,膀胱里满满的,就是尿不出来。看到大帅柳眉微蹙,海棠明白了她的难处。从前海棠和芍药被男主人郭凯和嫖客肆意施暴之后,也是那个地方肿胀流血,尿都挤不出来,最后是互相爱抚,用鹅毛管插,用香囊刺激,好不容易才催逼出尿液来。现在符庭芳的症状比她们当年轻得多了。海棠让符庭芳尽量放松,双手轻轻掰开符庭芳的两扇花门,尿道口毫无阻碍地暴露在空气中。芍药站在背后,揉揉她的肩膀,帮她转移注意力。这时海棠的嘴巴对准符庭芳的花门,吹了一口热气。在温热暖流的刺激下,符庭芳打了一个机灵,一股黄汤水喷了出来,溅了海棠一脸。听到净桶里响起滴滴沥沥的滴水声,芍药也松了一口气。

“大帅,您就这么把女儿家最珍贵的东西给了他?”海棠用手帕擦掉脸上的尿迹,洗洗脸补补妆,回头看芍药扶符庭芳起身,整理好衣裙。

符庭芳流露出小女子的娇羞:“哎呀呀,怎么说呢。我自从挨了一刀变成女子以来,还没有像昨夜那样快活过呢。”

符庭芳在众女将的陪伴下,来到骑兵营房。刚刚梳洗妆扮完毕的五百名新阉骑兵,急忙站成队列,接受大帅的检阅。符庭芳看她们衣衫不整,脂粉不匀,举手投足还带着男人习气,不禁叹了口气。

“姐妹们,我们既然做了女子,就该有女孩儿家的样子。本帅请了百花苑的姑娘,跟你们同吃同住,手把手教大家怎么做女人。胭脂水粉、裙子丝袜我已经命人发下去了。以后谁再不搽粉、光着腿出来,领二十军棍!”

符庭芳回到家里,面对妻子吴冰雁和儿子符冲,分外愧疚和尴尬。夜里她想跟吴冰雁睡一块儿,却被妻子一顿揶揄:“相公,你鸡巴都割了,怎么跟我睡啊?”符庭芳悔恨不已,只好和妻子分床而睡。半夜符庭芳被尿意憋醒,下床起夜,却听见吴冰雁哼哼唧唧踢被子。符庭芳以为妻子是耐不住寂寞偷男人,心想哪个大胆登徒敢闯我媳妇的闺阁。冲过去,掀开被子,却看见惊慌失措的吴冰雁手里握着一根木雕假阳具,上面沾满淫水。原来自己不在,妻子竟是这样自慰排解寂寞的。符庭芳摸一摸丰满的胸脯和空荡荡的胯下,惭愧不已。反正自己已经破身了,情欲难耐无处发泄的符庭芳,夺过妻子手中的木棍,用手帕擦了一下,往自己的花穴一戳。吴冰雁也来劲了,把符庭芳摁倒在床上,用木棍肆意奸淫这个失去了男根的前夫,报复负心汉。被妻子插了,符庭芳却来劲了。两女在床上玩了一宿,互相抓奶子,交替着用嘴巴舔,用木棍插对方,也不怕惊动了刚被责罚过的儿子符冲。

符庭芳的淫荡本性被姚金彪开发出来,从此日益想念情郎姚金彪。一有机会,她就在营帐中、公署里,乃至一切隐蔽的地方,与姚金彪日日宣淫。渐渐吴冰雁也知道了他们的事。符庭芳一不做二不休,索性将姚金彪迎入家中,大白天当着吴冰雁的面与其亲昵。吴冰雁哪里把持得住,经过符庭芳允许,加入战团,委身于姚金彪。好在家中没有丫鬟仆人,只需回避儿子符冲。符家俨然成为姚金彪的外宅,自己家倒是去的少了。

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不久关于姚金彪和符庭芳的风言风语便传入牛雪滢耳中。牛雪滢一个母老虎,怎能咽下这口气。她去符庭芳家里闹了一通,却被吴冰雁轰了出来。一个小小的军官之妻,竟敢顶撞丈夫的上司,这还了得。符庭芳利用权力,差点把牛雪滢抓进女牢。牛雪滢不得不忍气吞声,转而温言挽留丈夫。姚金彪假意应允,过后照旧与符庭芳来往。最后两人的私情弄得世人皆知,国王也不计较。姚金彪仗着符庭芳的势力,平步青云,令人侧目。


支持(0中立(0反对(0回到顶部
美女呀,在线,快来找我吧!
洛阳公主
  3楼 个性首页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勋章:
等级:桃花醉梦 帖子:273 积分:2399 威望:0 精华:8 注册:2013/8/11 16:58:54
  发帖心情 Post By:2018/4/15 13:18:49

苏惹入侵,符庭芳在出击前夜,与情郎姚金彪最后一次温存。姚金彪明白这是诀别,遂使尽浑身解数,给了她最美好的体验。云雨过后,符庭芳在姚金彪的见证下,戴上了贞操锁。姚金彪点起花烛,看着符庭芳对镜梳妆,慢慢镜子里映出一张浓妆艳抹的红粉俏脸,最后一丝男人的痕迹也不见了。姚金彪帮她套上丝袜和战靴,柔声道:“娘子,你是最美的,一准儿把苏惹国主迷得神魂颠倒,束手来降。”

符庭芳握住姚金彪的手,含泪说道:“郎君,今生咱俩是有缘无分了。来时我一定嫁你为妻。我死之后,冰雁和冲儿就拜托你照顾了。”

战后姚金彪顺利升为神机营管带,兼并了符家的产业。吴冰雁扮演着主妇的角色,尽心抚养姚金彪的儿子姚清智和亲儿子符冲。姚金彪却始终不肯给她一个正式名分。吴冰雁明白,他是待价而沽,想攀高枝。

果然谷香蕊和甄玉娆带着丰厚的嫁妆,嫁进来了。姚金彪大摇大摆地携家带口搬进谷府,尽享齐人之福。谷香蕊是正室,甄玉娆和吴冰雁只好屈身做小。

洞房花烛夜,谷香蕊和甄玉娆一起戴着盖头,坐在凳子上,百感交集。

甄玉娆揶揄道:“香蕊,我的好相公,你怎么和我一块儿嫁了出去,做了别人的女人?”

谷香蕊玉面羞红,双腿不自觉地并紧,好一会儿才低声道:“嫁给姚金彪,本非心甘情愿。”

甄玉娆笑道:“那你难道陪着我守一辈子寡?咱们宜南国的女人,没了男人滋润,独守空房久了,便会多病夭寿。姚将军是个伟丈夫,符庭芳那样的都喜欢他,咱们嫁他也不吃亏。”

谷香蕊颤声道:“玉娆,你,你变了。”

甄玉娆笑得花枝乱颤,道:“相公,都怪你不听我劝,非要净身入宫,九头牛也拉不回来。好好的大鸡巴,你给剁掉了,害得我守了五年寡,为了你也不敢再找男人。今晚你我都得把身子给了姚将军,谁也别想逃!”

谷香蕊惭愧无地,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这时新郎官姚金彪进来了。面对两位如花似玉的美人儿,而且从前是夫妻关系,醉醺醺的姚金彪怎么把持得住?他同时掀开了两女的盖头,一手搂一个,强灌她们喝交杯酒。这酒乃是泡了谷香蕊、甄玉娆人鞭的雄黄药酒,催情助兴功能强大。谷香蕊喝了,不多时情迷意乱,欲壑难填。姚金彪将谷香蕊拦腰抱起,向雕花大床走去。甄玉娆偷笑着往床单上铺了一块白绢。谷香蕊知道自己快要献出贞操了,希望甄玉娆回避。甄玉娆却赖着不走,笑吟吟背着手站在床边。

姚金彪把谷香蕊稳稳放在床上,大吼一声,也不脱她的衣服,直接松开裤带,掏出那根暴涨到一尺有余的大宝贝,撩起她的裙子,用沾着粘液的灵巧龟头,隔着丝袜和亵裤,摩擦她的敏感阴户和大腿内侧的柔嫩肌肤。谷香蕊只感到男人热乎乎的大嘴巴吻上自己的香唇,一双饱满的乳球被男人的厚实胸膛压扁,一条灵敏的小蛇不停袭击裙底的隐私部位。尤其是当蛇脑袋隔着薄纱亵裤,肆意挑逗痒痒的花瓣的时候,谷香蕊感到一股窒息版的压抑感,真想大开门户,把小蛇迎进来。

甄玉娆站在一边,笑得腰都弯了。正当她以为姚金彪会排除一切阻碍,摘取谷香蕊元红的时候,忽然姚金彪放下了谷香蕊,转过身来,一把搂紧甄玉娆的小蛮腰,疯狂热吻她的琼鼻、樱唇和玉颈。

“玉娆,你也是我的妻子,我的大美人。现在我就当着你前夫的面,让她看看我是怎么疼你的。”姚金彪把甄玉娆也摁倒在床上,紧挨着谷香蕊。刚刚被姚金彪撩拨起少女心,情欲无处排泄的谷香蕊,只好眼睁睁看着他先上了自己的前妻,掀起裙子,扒开亵裤,金枪突破花门,将她干得娇喘连连,高潮迭起。心酸、怜惜、悔恨、嫉妒、淫欲泛滥······谷香蕊一时间万般思绪在心头,哭湿了红粉,咬破了绛唇。

跟甄玉娆大战几十个回合后,姚金彪心满意足地在她体内泄完阳精,休整片刻,提枪再战。经历了符庭芳的实例,姚金彪知道破处与普通行房不同,要给毫无床笫经验的正妻谷香蕊一次刻骨铭心的体验,让她全身心地臣服于自己。

“香蕊,回想一下,你当初是怎么破了玉娆的身子的?”姚金彪咬着谷香蕊的耳朵悄声说。

谷香蕊闭上眼睛,回忆起昔日的一幕幕,与爱妻卿卿我我情爱缠绵的日子,如今却再也回不去了。正当她怅惘追悔之际,姚金彪突然发动袭击,一下子捅穿了她的层层屏障,以强大的气势,顺利摘取她的元红。一滴滴殷红的血液滴在白绢上。谷香蕊抱紧了姚金彪,眼里满是泪水。

姚金彪又在二位夫人身上鏖战半宿,直到清晨才消停,左拥右抱,对她们甜言蜜语:“香蕊,玉娆,不要担心。既然你们将下半生托付于我,在下一定保护你们母子周全,把冲儿和恒儿当亲生的一样看待。除了府上原有的丫鬟,我又买了几个新近净身的丫鬟,一并服侍三位夫人。内院规矩,还和泰山大人在的时候一样。除了我,哪个野男人也别想钻墙逾穴,打扰内院清净,玷污我的小美人儿。”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18/4/15 13:19:16编辑过]

支持(2中立(0反对(0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shirou08
  4楼 个性首页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勋章:
等级:普通会员 帖子:1 积分:71 威望:0 精华:0 注册:2012/5/20 23:58:16
  发帖心情 Post By:2018/4/15 17:40:48

很好的帖子,在此赞一个!

支持(0中立(0反对(0回到顶部